易看小说 > 历史军事 > 还看今朝 > 正文 第八卷 第四十一节 五味陈杂,百感交集
    尤哲走了,并没有说太多其他的。

    其实也就是发泄一番情绪,对自己现在面临的局面的一种抱怨和感慨。

    也的确如此,尤哲正值壮年,想要做一番事情,而经开区本来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但没想到一踏进来居然是如此大一个巨坑。

    而他又只是一个副职,有劲儿使不上,而且还无处诉说,只能听凭主要领导斗法,这种白白浪费光阴的憋屈感委实让人扼腕。

    沙正阳也知道经开区是个大坑,但是还是没想到这个坑如此大,如此坑人,一别六七年,他也没想到昔日蒸蒸日上的经开区居然会变成这样。

    不过他现在也一样无能为力。

    他只是一个分管全市招商引资工作和综合规划工作的市长助理,工作性质相对单一,不是市委i书记副书记,也不是组织部长,所以对经开区的具体工作没有指手画脚的权力,顶多有时候能从自身工作角度委婉的向市里边主要领导提一些建议罢了。

    当然沙正阳也知道茅向东和吕宗平并非对经开区的现状一无所知,只是事有缓急轻重,经开区的问题关键还是在班子上,而班子就牵扯到十分复杂的人事问题,市委也需要考虑如何综合平衡的解决这一痼疾。

    事实上很多工作基本上症结都是在一个单位的班子问题上,主要领导工作能力和工作作风问题,班子内部成员的团结问题,整个班子的战斗力问题,这些往往就决定了一个单位的战斗力和效率。

    对现有经开区班子沙正阳不是很了解,但是从现状来看,无疑是不太合格的,沙正阳相信茅向东应该已经有考虑了。

    **********

    沙正阳调任汉都市市长助理一事还是在整个认识熟悉他的圈子里引起了很大震动,尤其是在汉都市这边。

    对于很多人来说,沙正阳从银台走出去,后来更多的是在宛州工作,宛州距离太远,和汉都也拉扯不上多少关系,所以虽然也知道沙正阳在宛州混得风生水起,但是毕竟和自己相隔太远,也牵扯不上多少关系,所以很多人并不太在意。

    哪怕后来沙正阳宛州到长河集团,甚至到省发计委工作,对于原来曾经和他共事和熟悉的人来说,都还是觉得隔了一层。

    省发计委对接的更多还是市发计委,到区县这一级机会相对较少,而且沙正阳这一年的时间更多的都还是在较高层面的工作,也只有在蒲池和巫陵那边接触县份上多一些。

    但现在不一样了。

    这直接就陡然摇身一变成为市长助理,那就是直接对汉都市所辖下的9县7区了,哪怕大家再觉得难以接受,沙正阳都已经是一个实打实的市领导了。

    虽然他这个市领导还只是一个副厅级,但是这个级别对于其权责范围影响不大,他是市政府党组成员,市长助理,就是代表市政府来负责某一方面的工作。

    “人和人不能比啊,得承认现实和不足。”樊文良笑吟吟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水,“老许,我记得你们刑警队的副大队长小于还是和沙市长是同学啊?”

    县公安局政委许铁一样是心中感慨无限。

    这几年和沙正阳的接触日少,但是他还是坚持每年春节都要发短信和打电话问个好,然后顺带邀请对方有时间回来聚个餐。

    当然,沙正阳一般都会很热情的回应,但吃饭就未必有时间了。

    许铁印象中上一次在一起吃饭都是两年前了,还是自己和于峥嵘到市里办事,于峥嵘联系了对方,到长河集团食堂里去吃的,很丰盛,只有三个人,也吃的很惬意。

    “樊主任,于峥嵘和沙市长是初中和高中同学,不过这个刑大副大队长可是和沙市长没啥关系,他是拿命去挣回来的。”许铁回应道:“小于是警校科班生出身,业务没的说,工作更是舍生忘命,局里也有口皆碑的,樊主任在这里我也先说一声,刑警大队教导员老邹年龄已经到了,现在都在休息了,但教导员职位还空着,估计局里要推一名干部接班,局里意思就是推小于,已经和政法委那边沟通过了。”

    刑警大队教导员是实职副科级领导,按照常理是县公安局党委在征求了县政法委意见之后再报给县委组织部,最后还要过县委常委会,樊文良是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所以迟早也要知晓。

    据许铁所知,樊文良原来和沙正阳都在南渡镇共事过,也有几分渊源,以樊文良的老练懂事,应该还和沙正阳有联系,只是不清楚对方和沙正阳的联系有多密切,所以他也就要把这话提出来试一试。

    “哦?小于有几年党龄了?”樊文良随口问了一句。

    “老党员了,当年小于设卡抓获那名重大逃犯立功之后,他就写了入党申请书,第二年就入党了,党龄都有八九年了吧?”许铁很肯定的回答:“他的党性绝对没问题,这一点我可以打包票。”

    政治教导员一般是支部书记,这对党龄有要求,不过对于峥嵘来说肯定不是问题。

    “唔,老许,小于的情况我知道,这个情况我知道了,你们局里和政法委、组织部那边沟通一下,请组织部尽早报过来,我安排上会就行,贾书记那边我去说。”樊文良很爽快的应承下来。

    他是县委办主任,县委常委会时间安排一般由他提出来报经县委i书记批准。

    “那就劳烦樊主任费心了。”许铁笑着感谢道。

    这个时候会议室里开始陆陆续续有人进来了,这是一次县委中心组(扩大)学习会,除了县领导外,县直机关主要负责人和乡镇党委i书记、乡镇长都要参加。

    “樊主任,这是您要的东西。”走到樊文良身边的年轻人微微弓腰,把东西恭敬的递上。

    “韩轩,你和沙市长也是一届的吧?”樊文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沙市长?!”站在一旁的年轻人愣怔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哪来一个什么沙市长?

    “你还不知道?”樊文良回过味来,点点头,“沙正阳沙市长,省委刚下的文,已经下发到了县里,沙正阳担任我们汉都市市政府党组成员、市长助理了,我看了市里工作分工也出来了,沙市长分管高新区、招商引资,并协助胤伯市长分管城市综合规划。”

    年轻人懵了?沙正阳当市长助理了?想当年他可是和自己一起争夺那个入党名额的,这才几年?

    脸色微微变化,但是最终还是收敛了起来,韩轩点点头:“樊主任,沙市长是和汪剑鸣、王仲华、陆烜和焦阳他们一批的,我比他们早一届。”

    “哦?适合汪剑鸣、王仲华他们一批的啊。”樊文良颇为感触的点点头,“他们这一批出人才啊,才十年时间不到,就都走上了领导岗位,当然沙市长更不一样,我和他在南渡一起工作时就感觉出来。”

    “樊主任,你在说哪一批出人才啊?”刚走进门的一个人问道。

    “陈县长,你也该很熟悉在对,你那个时候还在县府办,也和他共事过才对。”樊文良笑着道。

    陈鹤一怔之后,随即反应过来,“你是说沙市长?我也是刚看到文件,说他分管全市招商引资工作,还要协助刘市长分管城市综合规划工作,怎么,沙市长要来我们县里调研?”

    这个时候人都开始进入会议室,樊文良摇摇头:“这可没听说过,就是刚刚随口提起罢了,不过我想沙市长恐怕迟早要回咱们银台来调研吧?”

    贾国英走进会议室的时候眉头深锁。

    今年银台的工作不是很乐观,尤其是在招商引资工作上滑坡比较厉害,朱伟忠走了,这个锅就没人来背了,而市里边居然让刚刚走马上任的市长助理沙正阳来分管招商引资工作。

    市府办已经下发了传真件给县府办,要求各区县就97年以来招商引资工作做一个简要的回顾总结,并要归纳出存在问题,估计沙正阳近期就可能要下来调研,刚才县长宋云培就是专门来和自己说这件事情的。

    宋云培同样是心潮起伏。

    他也同样没想到沙正阳就真的回汉都市了,而且是担任市长助理。

    8月份的时候他还和曹清泰通过电话,曹清泰也没说起这桩事儿,也知道市里文件下发了,他才打电话给曹清泰求证,曹清泰的回答是他对此事也不是很清楚,都是在事前一两天才知悉一些,但也是不确定。

    宋云培是年初到银台担任县长的,从新湖到银台,总算是踏出了关键一步,而银台的条件要比新湖更好,但是银台一样面临着很多问题。

    来了大半年了,银台的情况逐渐熟悉,银台开发区据说是当初全市最早的县级开发区,也是做得最好的,但是现在却明显排在了好几个区县的后边。

    现在沙正阳要来调研招商引资工作了,宋云培自然知道这里也是沙正阳曾经工作过的地方,现在县里的不少领导都曾是他的领导,如果批评起人来,恐怕很多人都会百感交集吧。
    还在找"还看今朝"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