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都市言情 > 花田空间:农门长姐俏当家 > 正文 第176章谈资
    盛大富和赵月娥夫妻二人当晚并没有和好。

    虽然盛大富的解释听起来很有底气,可是赵月娥却并没有百分之百的相信,心里总觉得有丝怀疑。

    翌日一早。

    赌了一夜的气后,盛大富觉得赵月娥的气总该消了,能心平气和的听进去他的话,这才轻声软语的去哄她。

    赵月娥如今也冷静下来,见盛大富主动来哄她,气便已经先消了一大半。

    盛大富一番连哄带骗,赵月娥总算脸色稍霁,两人就此和好。

    吃过早饭后,盛大富便回了镇上。

    赵月娥依然留在小南村,打理家事,孝顺公婆,照料几个孩子。

    这日,她端着一盆脏衣服去了村口。

    那里有一条大河流经村口,小南村的村民便都在这里洗衣服。

    远远的,便见几个大姑娘小媳妇聚在河边,一边洗衣服,一边说说笑笑。

    谁知等赵月娥走近了,那些人看到她后,说笑声戛然而止。

    空气中漂浮着一丝尴尬,其中一人见状立刻转移了别的话题,大家又重新热聊起来。

    赵月娥见状,顿时心里明镜一般,刚才这些人多半是在说她或者老盛家的闲话。

    后来见她过来,这才立刻打住,然后转移了别的话题。

    这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了。

    自从他们一大家子从大牢里出来,盛玉萱家的日子反倒越过越好,村里人看他们的眼神便开始变了,背地里也暗暗笑话他们。

    赵月娥无意间听到过几次。

    当时只觉得脸上火烧火烧的,又气恼又羞愧。

    不过她并非是为自己一家人对盛玉萱姐弟做的事情,而觉得羞愧,只是觉得背地里被人笑话,把他们说的那样难听,感到丢人!

    所以赵月娥刚才一看他们的神色,便猜出他们在说些什么。

    她暗暗冷哼一声,觉得这些人都是捧高踩低的,一副趋炎附势的嘴脸。

    想当初他们家日子过的红火,小叔盛孟达还是村里唯一的秀才,满村子的人就没有不巴结奉承他们的。

    如今盛玉萱不过是有几个臭钱而已,盛震盛霆身上又没有功名,他们往好听了说是富农,往不好听说就是贱商。

    看盛玉萱这生意越做越大的架势,搞不好以后就是商籍了。

    商籍最是低贱,怎么比得上他们老盛家,凭着盛孟达的秀才功名,便如鲤鱼跃龙门一般,一跃进入士的阶层。

    偏偏这些村民没见识,不过是觉得能去盛玉萱的荒山和肥皂作坊做工赚钱,便转过脸去捧她,说她的好话了。

    这脸变的比什么都快!

    等日后盛孟达考中举人,甚至是进士,等盛红月母凭子贵,被安王殿下接进安王府过荣华富贵的日子,等她的儿子盛雨也像小叔一样考上功名……

    到时候他们家不知比现在的盛玉萱,要风光多少倍!

    等到那个时候,就算这些人回过头来,再去巴结奉承她,她也不会再理他们的。

    赵月娥一边做着美梦,一边暗暗不忿,不屑的瞥了那些人一眼,便端着木盆走到一边,和他们隔了一段距离,便闷不吭声的洗自己的衣服了。

    谁知没一会儿,她便感觉到那些人频频投过来的目光。

    和以往的那种嘲笑讥讽的目光不同,这一回,更多的是一种探究和同情。

    而且,这些人一直在打量她,那目光中的深意,显然是和她有关,并非是老盛家。

    赵月娥心中觉得奇怪,可是她每次回望过去,那些人便匆忙把视线移开,似乎怕被她发现似的。

    赵月娥不由得想到了,她先前刚到河边时,这些人怕她听到什么,立刻结束了当时的话题的反应。

    她心中既疑惑又好奇,像猫爪子挠一样,恨不得当场问个明白。

    可是她心里又很明白,看这些人的样子,显然是不会告诉她的。

    赵月娥洗完了衣服后,带着满腹狐疑回家了。

    回到家后,她转念又想,也许是自己想多了,那些人根本就不是在说她,而是在说老盛家。

    这段时间老盛家发生的事情,还有他们和盛雨姐弟的恩怨,编成书说的话,恐怕也要说上个几天几夜。

    如今,村子里的人已经拿他们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赵月娥甚至都已经习惯了,况且她是老盛家的儿媳妇,刚才她恰好又在河边,那些人说起老盛家的事情,顺带着瞄她两眼,也是不奇怪的。

    这种想法没安慰赵月娥多久,便破碎了。

    因为她很快就发现,那天在河边洗衣服时遇到的那群人,不止一次的遇见她时,用那种探究又同情的目光看着她。

    这种奇怪的现象,让她简直想要抓狂。

    最后,赵月娥实在是受不了内心的煎熬和好奇,便去找了赵翠花。

    赵翠花在小南村是有名的大嘴,最爱东家长西家短的说人闲话,也爱打听八卦。

    可以说,整个小南村,就没有比她更消息灵通的。

    她那张大嘴,既让人爱又让人恨,得罪了很多人的同时,也满足了大家想听八卦的心理。

    赵月娥的登门,让赵翠花不禁有些惊讶,随后似想到了什么,眼中又闪过一丝了然。

    几句寒暄客套之后,赵月娥才说明了来意:“翠花姐,我觉得王嫂子这几天看我的眼神有点怪怪的,他们背地里好像在说我什么,你知道她们在说什么吗?”

    王嫂子便是那日在河边洗衣服时,一看到赵月娥,便立刻打住了话题的人。

    赵翠花心中了然,面上却不露声色道:“还不就是说你们老盛家做人做事不地道的那些话,你又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赵翠花虽然嘴大爱胡说八道,还和盛玉萱姐弟结过梁子,不过他们一家如今也受着盛玉萱的恩惠。

    肥皂作坊挑人严苛,她没能进得去,不过家里的男人和大儿子,却在荒山上有份工做。

    这年头,庄户人家想额外的找份零工做,没有关系和门路,并不容易找到,更何况盛玉萱给的工钱,并不比在镇上做工的少。

    田地里的收成,再加上农闲时在荒山做工赚的工钱,让赵翠花他们家如今的日子,比以前好了不知道多少。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还在找"花田空间:农门长姐俏当家"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