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科幻小说 > 蚀骨宠婚之总裁轻轻吻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泥坑
    “她可不就从这泥坑里逃出生天,奔着光明处去了么!”

    纪衡站在原地僵了很久,缓慢地吐了一口气出来。

    他脸色僵硬,身上也凉的厉害,他早就知道,孟凝看着自己不顺眼,今天过来,果然又是一顿奚落。

    然而他看着那个女人,竟然也说不出什么其他话来,可以为自己辩解。

    孟凝和温栀认识的时间还那样短,就已经觉得自己罪无可恕。

    他慢吞吞地从孟凝身旁走过,从热闹喧天的琼脂里走了出去,迈入了死寂的夜色里。

    然而他已经和温栀纠缠了那么多年……

    盛夏时节,夜风都是暖的。

    纪衡身上却是一片冰凉,他下意识地将手摁在了自己的心脏上,才发觉,手自然是温热的,只是心里觉得寒冷,连带着对这世界的感触也一并混乱了。

    她这么多年,又是怎么过来的呢?

    …………………………………………

    “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迈巴赫里面寂静无声,只有手机对面的机器人女声一遍又一遍的响着,永远不知道疲倦。

    手机的主人将手伸了过来,终于挂断了那个永远都不会被人接通的电话。

    他脸上一片空白,任由手机滑落了下去,跌进了他看不到的角落里。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太阳还没有升起,洒落在人间的光显得苍白而无力,带着一丝阴冷的寒。

    纪衡一夜无眠,生平头一次,竟然对工作也产生了一丝厌烦之意。

    却也更加不想回家去,面对杨梦瑶那无孔不入的纠缠。

    他茫然地开着迈巴赫在街上转悠了大半夜,最后才发现,自己居然是在下意识的追逐着温栀的踪迹。

    他自嘲似的勾了勾嘴角——

    看,他果然后悔了。

    用不了两个小时,他就已经找遍了温栀所有可能在的地方。

    青梅竹马,三年夫妻,他对温栀的了解,居然连两个小时也撑不过去。

    蒋凌翰的电话变成了空号,他以前常在的那个别墅也人去楼空,纪衡甚至还去那人惯常在的305去寻了一次,却被酒店的工作人员告知,蒋先生已经好几年没有来过了。

    太阳终于渐渐地升了起来,穿破云层,撒出了一片金灿灿的光。

    纪衡坐在迈巴赫里,对着云层后的太阳看了很久,直到眼睛被太阳光刺的泛起了一阵无法忍受的疼痛,生理性的泪水终于落了出来。

    泪水带着一阵滚烫的热意,坠到了他的手背上。

    明明是以前想甩也甩不开的人……

    怎么就寻不到了呢?

    ………………………………………………

    “太太,您冷静一点。”

    王管家这几天被杨梦瑶折腾得不轻,逐渐的也有些烦躁起来。

    “我没有不冷静!”

    女人重重地挥了下手:“纪衡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秘书也说他不在公司,你们就不担心他的安全吗!”

    杨梦瑶也是一晚没睡,脸色昏黄,一直精心护养着的秀发也变得干枯而毛糙:“我要你们给纪家父母打电话!把他给我找回来!”

    “先生可能是在外面和别人应酬……太太,您这样做,会给先生添麻烦的。”

    王管家加重了语气:“您是先生的妻子,如果您再这样无理取闹下去,无论是谁都会厌烦的!”

    杨梦瑶的泪水终于喷涌而出,没有像王管家以为的那样彻底爆发,而是呆呆地跌坐在了沙发上:“我都给他打了一晚上的电话了……我只是想要听听他的声音而已。”

    杨梦瑶一阵茫然:“他为什么就是不肯理我呢?”

    王管家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悄无声息地从客厅里退了出去,这一天里,他再也没有出现在杨梦瑶的身前过。

    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那个女人独自一个坐在沙发上,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发狂般地继续给纪衡拨打电话,即便,电话那头的人,连一次都没有接起来过。

    …………………………………………

    夜里。

    “少爷!”

    王管家打开大门,被外头脸色苍白的人吓了一跳,还以为纪衡在外面真的出了什么事儿:“您这是怎么了?”

    纪衡脸色异常难看,避开了王管家伸过来想要探他额头的手,一言不发地走了进来。

    “纪衡!”

    杨梦瑶就守在客厅里,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很快就寻了过来,近乎于偏执地看着纪衡:“你去哪儿了?”

    “为什么一直不肯接我的电话!”

    纪衡闭了一下眼睛,声音沙哑:“加班。”

    杨梦瑶哪里肯放松,追逐在纪衡的身后,几乎是在逼问他:“你撒谎!公司里头的人说你根本就不在那里!你到底是去哪儿了?”

    “我是你的妻子啊,纪衡,你告诉我好不好!”

    杨梦瑶连哭带闹,纪衡狼狈地按住自己的太阳穴,头痛欲裂。

    “让太太冷静一下……”

    他快步走进了书房里,将自己反锁了起来,也将外头杨梦瑶的吵闹声一并锁了出去。

    书房的隔音效果很好,女人偏执的叫喊被隔了出去,屋里面的气氛死寂而冷硬。

    纪衡漠然在门口处站了一会儿,看着桌上散落着的前一天没有完成的工作,终究还是麻木的走了过去。

    他端端正正地坐在了书桌之前,依着身体的惯性,端肃的处理起了那些工作。

    他从来都是身边人所向往的榜样——

    从小到大,除了在温乔的事情上稍显有些偏执之外,他做任何事情都可以信手拈来,纪氏集团交到他手里的时候,正是风雨飘摇之际,不过几年便稳固下来,而且越走越远。

    所以别人才不知道,他在感情上,其实是很笨拙的。

    温栀伤了温乔,他便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让那女人生不如死。

    可是他爱错了人……

    这份感情,又该怎么还回去呢?

    他终于将那些工作处理完毕,有些迟钝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书架旁边,从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取出了一枚闪闪发光的项链。

    项链在那里藏了四五年,重见天日之时,依然泛着温柔的蓝色光泽。

    这是象征着爱情的信物。

    纪衡下意识地勾了勾嘴角,将那枚项链紧紧地握在了手心里。

    他头痛欲裂,倦意更是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压着他跌坐在了书房的沙发上,纪衡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将那枚项链扣在了自己的心口处。

    是,做了错事,合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只要那个女人不要像四年前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就还有去偿还错误的机会。

    悄无声息的夜色打了进来,落在沙发上昏沉的男人脸上。

    一室安静。

    …………………………………………

    “太太?”

    一墙之隔,外头站着一个女人。

    杨梦瑶一个人在书房外面枯站了很久,不哭也不闹,就是静静的站在那里,隔着厚重的大门发呆。

    小黄来来回回过去了好几次,终于还是硬着头皮开口:“先生,先生应该还是在忙工作吧,要不,您先回去休息一下?”

    她心里头直犯嘀咕。

    这女人莫不是要疯吧……

    杨梦瑶缓缓地摇了摇头,步履蹒跚地离开了这里。

    小黄不远不近的跟在她的身后,生怕杨梦瑶是身体上出了什么毛病。

    杨梦瑶勾了勾嘴角,没有上楼,而是蜷缩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身上心里,皆是一片冰凉。

    纪衡不爱她。

    这个事情,她早就清楚了,只是一直不想承认而已。

    哪怕就是发了狂一般把门敲开……

    也毫无意义,派不上任何用场。

    夜色深沉,仆人们早早的睡了过去,外面永远不知疲惫的机器也停了下来。

    只有墙上的挂钟不知疲倦的走着,一点一滴的落在人的心头上。

    杨梦瑶原以为自己会枯坐到天明,没想到第二天睁眼时,居然是在楼上的主卧里。

    她心里狠狠一跳,下意识的朝身旁看了过去。

    男人呼吸清浅,眉头却依然皱得紧紧的,手掌居然也紧紧的攥着,像是在和什么东西搏斗一般。

    “纪衡!”

    她小声惊呼了一下,心里立马泛起了一阵饱胀的满足,手脚并用地爬了过去,在男人的脸上落下了一个轻吻。

    这是他们刚刚结婚时,杨梦瑶在清晨最常做的动作。

    纪衡马上醒了过来,看到了杨梦瑶温柔的笑脸。

    “你最近很累,是么?”

    纪衡却是偏开了头,赤着脚下了床,默不作声地走进了洗手间。

    杨梦瑶坐在床沿上,无声地咬住了嘴唇。

    他……

    “我先去公司。”

    男人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看都没有看床上的女人一眼,便径直出去了。

    杨梦瑶心里一阵酸涩,不甘心到了极致,却终究是无可奈何。

    …………………………………………

    “好,今天的早会就到此为止。”

    纪氏集团的会议室里,高管们面面相觑,主位上的纪衡已经很久没有说话,却始终都没有散会的意思。

    还是纪安阳当机立断地开了口:“都回去吧,如果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写一份邮件,发到我的邮箱里来。”
    还在找"蚀骨宠婚之总裁轻轻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