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玄幻魔法 > 赤极图 > 正文 第21章 临海阁内,财迷找钱
    李初一和张伟由临海阁的老管家领路从侧门进入临海阁。

    因为李初一是拿龙晗珠来领取悬赏金,因此不方便走正门与正道。虽说在九洲大陆上发布悬赏令不会违背法则,但毕竟悬赏令这种东西更多都是用来盗宝和报仇,也有许多是见不得光的东西,因此,虽不是邪道却也并不属于正道。

    所以他们便跟着老管家进门之后转入了少人行走的小道。虽说是小道,但也随处可见飞鱼的图案。

    张伟对这些飞鱼图案来了兴趣,问道:“老管家,为什么你们临海阁内都是这种飞鱼的图案?这是你们的图腾吗?”

    “是的。”老管家回答道。

    “既然是图腾,为什么不选择更加霸气的图腾,比如龙、凤、熊或者狮呢?”张伟继续问。

    李初一心里恨不得将这家伙拍死,自己只不过是来换取悬赏金的,问那么多干嘛?懂不懂什么叫做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飞鱼图腾是四百年前由神武王朝的统治者寂赐予江家先祖,从那时起,便一直作为临海阁的图腾。”

    老管家并不想多说,只是告诉张伟飞鱼图腾的来历而已。老管家穿的很简朴,粗布制成的袍子,已经被洗得发白,只能隐隐看见这件袍子曾经是蓝色的。

    李初一也没想到,临海阁居然有四百年的历史,不仅没有衰败,现在反而更加鼎盛,难怪临海阁会排在五阁之首。

    老管家并没有带着李初一直接去见阁主江城子,而是将他们俩安置在一间客房内,让他们等候。李初一没说什么,也许临海阁的规矩就是如此。

    张伟一见老管家离开,便立马扔下(身shēn)上的东西,开始在客房内摸索。

    “喂喂喂!你干嘛呢?”李初一坐到桌边,却发现桌面上的茶壶内没有茶水。

    “我看看这里有没有值钱的东西?或者是私房钱?”张伟回答道。但他的手已经伸到了柜子里面。

    “就算有值钱的东西你敢拿吗?就不怕临海阁发布追击令追击你?”李初一无奈地说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张伟挑了一下眉毛,说道:“像在客房内藏钱,要么就是老公背着老婆藏钱,要么就是老婆背着老公藏钱,他们不敢藏在自己的房间,只能藏在客房,因为谁也想不到对方会把钱藏在客房里面。而且他们也算定,就算有客人住进客房,也不会随便乱翻。如果不是夫妻藏钱的话,那么就是府上的家丁丫鬟也有可能藏钱,总之是不会错的...”

    “什么狗(屁pi)理论。”李初一不屑地看了张伟一眼。他现在着急的是江城子怎么还不来见他,他在东华洲多耽搁一天,若心妹妹在逍遥楼就要多待一天,危险就多了一分。

    “表哥,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生活((逼bi)bi)出来的经验。”

    “我不是你表哥,别这么叫我!还有,如果你能在这间客房内找出十个银钱的话,我给你一百银钱!”李初一说道。他根本就不相信有谁会把钱藏在客房内。

    “有了!”

    “什么?”李初一看见张伟手里拿了一张票子出来,差点七窍流血。

    “一千银钱的票子!”张伟拿起票子猛亲。“发达啦!表哥,那一百银钱还是你自己留着喝茶吧!”

    张伟将钱票子塞进怀里,手脚麻利地将客房恢复原状。

    “张大炮,我说你是不是掉进钱袋子里面去了?你要是把这里的钱拿走,临海阁的人指不定天涯海角地追杀你!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怕什么!一千银钱的票子,肯定是夫妻两人中的一人藏得,就算被偷了,也不敢大张旗鼓喊抓贼,自然不可能调动临海阁内的高手。所以到最后,他们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啦!”张伟一翻(身shēn)就躺倒了(床chuáng)上,拿出钱票子左看看右瞧瞧,咧嘴笑着

    李初一算是怕了张伟了,说道:“咱们出了临海阁之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们最好永世不再见!”

    “表哥,别这么绝(情qing)嘛!等离开了临海阁,兄弟我请你吃香的喝辣的...”

    “不需要!谢谢!”

    “要的要的!要是没有表哥,我怎么可能找到一千银钱,你说呢?表哥~”

    李初一算是见过不要脸的,但是这么不要脸地还真是第一次见。而且每次还能为自己的无赖不要脸找到一个完美的脱(身shēn)理由!

    “我说了,你不要再叫我表哥了...”

    就在此时,客房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位穿着上好锦缎袍子的中年男子,(身shēn)材微微发福,脸上带着迷之笑意。

    男子进门之后,也不管李初一和张伟在干嘛,眼睛直视刚才张伟找出钱票子的地方,再扫视了一下整间客房。他见客房没有被动过的痕迹,才舒了一口气。

    “钱主这么快就找来了?果然还是担心像张大炮这样人!”李初一站起来,表示自己还是懂些礼节的。张伟就不一样了,躺在(床chuáng)上一动不动。

    “有客自远方来,好酒好菜招待!”

    男子朝门外喊了一声,丫鬟们便端来了各种各样的菜肴,丰盛之极。

    “在下临海阁金不换,你们叫我老金就行了。刚才听老管家说有客人造访临海阁,我就想啊!既然有客人来我们临海阁,是我们临海阁的荣幸...”

    金不换说着话,便开始走向刚才藏钱的地方。他边走边说:“于是,我就问老管家,客人都安置在哪间客房啊?老管家说因为悬赏令的缘故,将二位少侠安置在偏客房歇息。这我老金就不同意了!”

    金不换趁机打开柜子摸了摸,眉头一紧,朝着站在门口处的丫鬟喊道:“你们是怎么干活的!我们江家是没给你们工钱还是没给你们饭吃?这么脏都不知道来擦干净吗?”说完,他马上朝着李初一赔了一个笑脸,说道:“真对不住各位!你看看这些家丁丫鬟,就知道好吃懒做,都是老爷子和大舅子心善惯出来的毛病。”

    李初一感觉自己就像是在看金不换一个人的独角戏一样,突然间来了互动。他也只能做个笑脸,说道:“无妨无妨!”

    “对了!我刚才说道哪了?”

    “这我老金就不同意了!”张伟接茬道。

    “对对对!把客人安置在偏客房,这我老金怎么能够同意呢?对吧?悬赏令怎么了?靠自己的本事赚钱养活自己,有错吗?咱们不偷不抢又不杀人放火,对吧?况且悬赏令规则是九洲通用,只要完成悬赏令,对方便不能追杀你们,有什么冲着我们江家来!”

    “老金啊,你说的太对了!我们凭本事赚钱吃饭,不偷不抢又没杀人放火!怎么会有错!”张伟接道。

    “就是嘛!”

    李初一算是彻底放弃治疗了。心道:“你们一个敢说,另一个还真敢听,最重要的是还敢接!”

    “所以,我就狠狠地批评了老管家,批评他年纪大,做事糊涂!二位少侠,为了表示歉意,我特意吩咐厨房准备了好酒好菜,也为二位少侠收拾出来了一间上好的客房歇息。等二位公子酒足饭饱,我老金再来带二位去另外一间客房歇息,怎么样?”

    李初一刚想推辞,张伟就过来搂住金不换的肩膀,说道:“表哥,人家老金这么盛(情qing)款待,咱们不能推辞。如果推辞的话,那就是看不起老金,对吧?”

    “对对对!”老金说道。

    李初一不再推辞,答应了下来。

    门外,金不换叫来了两个家丁,远离客房,低声说道:“你们俩给我盯紧了这俩人,有什么动静立即来报!”
    还在找"赤极图"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