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恐怖灵异 > 感冒后我有了超能力 > 正文 11.第十一颗感冒胶囊
    “不可以。”

    蒋鸢拒绝岑远的索吻之后一连几天,不管是任何时候回头,她总能对上一张写满委屈的脸,以及过分炙热的眼神。

    比如现在,蒋鸢穿着短袖的家居服从客房里走出来,沙发上坐着的岑远把目光投向了她后,便再也无法挪移开来。

    窗外风雪交加,六级的西北风把小区里碗口粗的树刮断了好几棵,路上的行人稍稍瘦一些的顶风走路便很是艰难。

    以至于站在窗边向下看路上的行人,成为了蒋鸢最近乐此不疲的娱乐项目。眼瞅着一个姑娘的围巾被风刮走,姑娘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围巾随风而逝。

    不管外头再冷,屋内的暖气恒温在二十九摄氏度,是如同盛夏一般的热。

    穿着短袖的蒋鸢都燥的很,可被岑远这么看着,她还是决定回去换一件长袖出来。

    于是她朝着岑远点点头,折回去关上门换了一件遮的严严实实的衣服,重新出来的时候沙发上的岑远颇为失望的叹了口气。

    失望归失望,但岑远眼中的炽热没有减退半分。

    蒋鸢安慰自己并不是岑远有坏心思,让自己不舒服的眼神完全是因为他虹膜颜色变化造成的。

    就像她手机里欧美男星的照片,深蓝色双眸的自带忧郁,水蓝色的眸子人到五十依旧目光澄澈如孩童,紫色与绿色眸子的,怎么看都觉的高贵神秘……

    岑远的双眸呈现璀璨的金色,呈现炽热与兴奋来完全情有可原。

    “蒋医生!”

    岑远见蒋鸢出来,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

    双手将靠在身后的抱枕拍的蓬松,又极为热情的给蒋鸢剥开了早上买回来的冰糖橘子,顺手倒了一杯刚刚煮好的牛奶……

    “我收藏了好多科幻剧蓝光碟,你坐到我这里一起看好吗?”

    岑远一脸期待,没有机会和女朋友一起去电影院,一直是他心头的遗憾。

    即便打开电视后,任何一个省市地方台都是活生生的科幻大片,岑远仍旧更喜欢他收藏的蓝光碟。因着科幻剧不论结局好坏,总是有结尾的。

    而现实人类的命运,往哪条路走都说不定。

    蒋鸢定在原地,抬手将耳边的碎发拢到了耳后,朝着岑远尴尬的笑了笑。

    “你等等,我先打个电话。”

    说完急匆匆的躲回了客房,蒋鸢蹲在床边,手机的屏幕亮起,她点在上头的指尖微微颤抖着。

    虽然一度安慰自己岑远并没有坏心,即便真的对自己有意思,也是发乎情止于礼,并没有过分的举止……

    可蒋鸢还是怂了,她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焦急的等着讯号接通。

    长长的的嘟嘟声结束,母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蒋鸢急不可耐的询问起来。

    “妈,我啥时候能回家!”

    “你可千万别回来!”

    母亲有意压低了声音,像是防着什么人一样。

    “为啥!”

    蒋鸢一时激动,声音抬高了两个度。反应过来后担心外头的岑远听见,及时的冷静了下来。

    “这都四五天了,来找麻烦的还没走吗?”

    她只是一个社区医生,又不是像堂姐那样的专家,治好过无数的病人。

    白内障你一辈子顶多两只眼睛都得一次,治好以后失去了转化为千里眼的机会,记恨大夫也就算了。

    蒋鸢治过最多也就是感冒发烧,出去雪堆里滚一滚,在家里洗个冷水澡不就又行了?

    多大仇啊,四五天了自己还不能回家。

    “还不是怪你自己,对门儿大爷的小孙子要驱虫药的时候,你就给人家不行么?”

    电话那头蒋鸢的母亲比她还要激动,如果不是隔着电话线,这会儿巴掌就该落在闺女的胳膊上了。

    “非得仗着你上过大学,给人家讲大道理。现在好了,对门儿老头儿天天趴在猫眼儿上,瞅你啥时侯回来呢!”

    蒋鸢沉默了一秒,嘴角勾起了苦涩的笑意,用不着母亲上手,自己便懊悔不已,在腿上掐了一把。

    上大学的时候,蒋鸢把蒋芸视为楷模,喜欢跟表姐一样说话。邻居大爷问蒋鸢他的小孙子打虫该吃什么药,蒋鸢花了半个钟头,给大爷解释了一个医学上最近的研究。

    小时候感染寄生虫可以让孩子的身体免疫系统更好的应对将来遇到的危机,患血吸虫病的人极少得糖尿病,风湿性关节炎,从没那么多讲究的家庭出身,孩子更少患过敏和哮喘……

    总之一句话,蒋鸢说服了邻居大爷不要给小孙子吃驱虫药,邻居家的小孙子胖乎乎的茁壮成长。

    本是个好事,但现在这年月,不得病的孩子输在了起跑线啊……邻居大爷能不恨蒋鸢吗……

    “唔——”

    蒋鸢使得力气不小,吃痛的叫了一声。

    电话那边的母亲在听到这声动静之后便登时心软,语气中的苛责尽数消失,变成了温柔的劝慰。

    “妈给想主意,你再坚持几天。”

    蒋鸢除了无奈的回答一句行之外,别无选择。

    把手机揣回了口袋里,蒋鸢站在门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终于做好了面对岑远炽热滚烫目光的准备。

    然而一切防备在她打开门,那人望过来的瞬间,土崩瓦解。

    蒋鸢脚步虚浮,一步步朝着沙发和沙发上的人走了过去。

    胸口心如雷鼓,砰砰跳个不停。蒋鸢担心岑远会像之前那样做好为医学献身的准备,向自己索吻。

    但更让她担心的是,自己的意志不够坚定,会忍不住答应岑远。

    医患关系紧张了容易发生社会新闻,可医患关系过分亲密了容易影响自己在通顺街的名誉呀……

    蒋鸢揣了一肚子的心事坐到了岑远的身边,吃着岑远扒开的橘子,噎住的时候及时灌了一口温热香甜的牛奶。

    身体放松下来后,意识也跟着放松,蒋鸢再看岑远那双金色双眸的时候,抗拒也消散了几分。

    两人四目相对,蒋鸢可以嗅到牛奶的气息。

    牛奶是岑远特意定的新鲜货,与塑封后装盒装箱的根本不是一个味道。在锅中滚沸过一次后,表面会浮出一层厚厚的奶皮,喝一口唇齿留香。

    他在侧过头与蒋鸢四目相对的时候,瞧见了蒋医生嘴角挂着些许淡淡的奶渍,不由得扁按捺不,笑意自嘴角勾起。

    岑远不晓得从什么地方看过一则报道,心理学家称一对陌生男女若对视超过四分钟,便会坠入爱河。

    他此刻定定的望着蒋鸢的双眼,诚然蒋医生的眸子没有发生如他这样的变化,可这双深棕色的双眸,依旧仿佛漩涡一般,让他深深陷了进去。

    本能般的,电视里清晰无比的蓝光影碟再无法吸引岑远,他的身体微微前倾,朝着蒋鸢移去。

    蒋鸢也被岑远的双眸所吸引,不光没有推开朝她靠近的岑远,反倒自己也凑了上去。

    两人越靠越近,近到能听到彼此呼吸的声音……眼瞅着岑远的愿望便要达成……

    那双金色眸子里燃烧着的火焰,忽的熄灭。不再炙热,从中而出的视线像是尖锐的冰锥,刺的人生痛。

    岑远猛的起身,朝着家门的方向冲了过去。一只眼睛贴在猫眼上向外张望,两只手都握成了攻击状的拳头。

    蒋鸢不明所以,回头疑惑的望向岑远的背影,咋还急刹车呢?

    亲是不亲你到底?

    “蒋医生,外头有个人。”

    岑远的肌肉绷紧,贴着衣服鼓了起来。

    他轻轻的往旁边挪了一步,尽力不发出任何的声音,朝着蒋鸢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来。

    蒋鸢担心是通顺街自己的患者找上门来,蹬掉了拖鞋,只穿着袜子,蹑手蹑脚静悄悄的走到了门前。

    岑远让开了位置,蒋鸢顺势把眼睛贴在了猫眼上向外张望。

    外头确实有一个人,男人蹲在地上。他身上的衣服到处是撕裂的口子,可却干干净净纤尘不染,头发也梳的一丝不苟。

    蒋鸢的心中冒出了一个猜想,这猜测叫她的心脏停跳一秒。

    好不容易恢复跳动,她瞧见那男人的耳朵动了动,噌的一下抬起了头。

    “猫眼只能从里向外看。”

    岑远见到蒋鸢紧张的模样,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的在蒋医生耳边安慰。

    “我家装修的时候还特意安了隔音海绵。”

    外头的人是听不到门内的动静,更无法感知里头站着什么人的。

    蒋鸢非常愿意相信耳边传来的信息,但门外的男人抬起头后吸了吸鼻子,仿佛闻嗅到了什么熟悉的味道。

    门外的男人站起身,耸动了两下肩膀,脚步坚定的朝着岑远的房门走来。

    他嘴角咧开笑容,脸颊上有蒋鸢熟悉且曾一度为之着迷的醉人酒窝。

    男人抬起手,仿佛能看到蒋鸢一般,冲着她打了个招呼。这时蒋鸢发现了陌生的东西,在男人微笑的同时,出现了两颗她从未见过的虎牙。

    岑远在装修上没有说假话,门外的男人双唇微动,蒋鸢耳边只有自己的呼吸声,根本听不到门外的动静。

    只是她能从口型判断出那人在说什么,他在叫自己的名字。

    “蒋鸢。”

    门外的男人如是说道。
    还在找"感冒后我有了超能力"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