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魔法禁书目录之不科学的科学家 > 正文 第二十一章、幻想御手事件(八)
    欢迎来到美食栏目,《凶真家今天的饭贼tm香》系列。

    首先我们准备一个电磁炉、平底不粘锅。隔壁菜市场买的十几个鸡块,首先清洗,随后姜汁、料酒、盐腌制一段时间,这道工序很重要,会很入味。

    准备红甜椒,葱姜蒜,蒜用刀面压垮,然后切成小块。起锅烧油,将葱姜蒜、红椒、花椒、八角入锅,这么做是为了炝锅。切记,大火炝锅。

    香菇、青椒、红甜椒、土豆块切碎入锅拌炒。随后将准备好的鸡块入锅。至两面金黄,加入酱汁。关于这个酱汁并不是随随便便的酱油,而是调出来的酱汁。里面应该有照烧汁、海鲜酱油、橄榄油、柠檬汁、盐和白胡椒。如果你心(情qing)好可以在加一把葱花和白芝麻。

    一边放酱汁,一边收汁。感觉差不多了就准备出锅。出锅也是有讲究的。鸡块先出锅放入盘中。然后将锅里滚烫的酱汁淋在鸡块上。至于为什么要淋在上面,因为这么做有灵魂。接着你就获得了一盘有灵魂的照烧鸡块。

    试问一个人在家,啪啪两口菜、滋滋两口酒、噗噗两口烟……这个小(日ri)子他不香么?

    但现在凶真并不是一个人,除了布束砥信和神裂之外,黑子也赫然混在其中。凶真现在实验室中做菜。一个照烧鸡块差点把隔壁小孩给馋哭了。(日ri)本的这个菜系是真的很没有灵魂的。根本就不好吃,而且还贼贵。而凶真的这个菜系的做法并不是纯(日ri)系,而是偏川菜混着(日ri)系的做法。

    颠三炒俩之后,凶真还开了几罐啤酒。

    “区区一个类人猿……做的菜为什么这么……好吃……这么下去姐姐大人她……不行,黑子要振作起来……但真的……好美味……”黑子满脸不甘却又非常愉悦地啃着鸡块。

    “在实验室这么神圣的地方做菜,真是不检点……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况且一个男人还下厨什么的……”布束砥信边吃边吐槽。(日ri)本这边的男人是以下厨为耻的。不知道为什么。

    在(日ri)本那边工作过,有一次被同事知道自己在家做饭。他们的眼神就变了。在(日ri)本传统观念里面,大男子主义是真的根深蒂固。已婚的男子绝不可能下厨。他们单(身shēn)的时候可能下厨自己做东西,但是一旦结婚,就算饿死,从楼上跳下去,也绝不可能下厨。不但如此,还要妻子将碗筷端到他面前。

    但凶真不一样,他是以自己做饭为乐。这让布束砥信有了点想法,为此她一直向凶真提议让她来负责凶真的三餐,但是当她做出一次黑暗料理的时候。凶真就不让她碰任何厨具了,对此布束还颇有微词。

    单手将一罐啤酒打开,然后推到了黑子的面前:“可劲儿造吧。”也许在(日ri)本没有这种‘可劲儿造’的方言,但是在(日ri)语中也有各式各样的方言。其中有个地方是玉崎地区,那里的方言真的是比大板口音还要厉害。可以非常直接的体现出这种这句话的灵魂。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种口音叫做玉崎腔。

    有一次去一个同事家里,他家有一个老太太,那个口音是真滴感人。(日ri)文中有一句话叫“卡嘛哇呐以。”没有关系的意思,那个老太太直接来了个省略外加方言版,给我整了句:“卡芒”,初听之下和e发音极度相似。给我整懵((逼bi)bi)了。

    说了这么多就想表达其实(日ri)本有方言。所以凶真这么说,几个人都是听得懂的,就是有点惊讶。

    “凶真老师,我可还是未成年啊!”黑子自然是拒绝了喝啤酒。

    与此同时,看似一(身shēn)不吭的神裂已经五六块鸡块下肚,半瓶啤酒已经没了。

    “真的,黑子,我对一个人失望透顶的时候你知道我会说什么吗?”

    黑子疑惑:“什么呀?”

    “行,那你喝一半吧。”

    “凶真老师,我是未成年,未成年呐!我怎么可以喝酒!”黑子顿时咆哮道:“而且你是一个老师啊,老师!怎么可以挑唆学生喝酒呢!”

    凶真一听,惋惜道:“我这里有美琴的写真,诶呀你说这个要不要给你看呢……”

    “凶真老师,我干了你随意。”黑子拿起一罐啤酒,吨吨吨……

    三秒之后,黑子完美的喝高了。满房间的使用能力,结果就是到处都是黑子的(身shēn)影。甚至想给凶真表演一(套tào)醉拳。

    “来,助手!我干了,你半杯好不好?”凶真继续挑唆。而这一次的对象是布束砥信。

    “我也是未成年。教唆未成年人喝酒是犯法的。”布束义正言辞。

    “你想清楚,如果一旦你把我灌醉了,我就任你摆布了。”

    布束听后一句话也没说,吨吨吨……

    “神裂啊,外公对你好不好?昂?”凶真似乎是喝了假酒,手肘勾着神裂的脖子,额头也贴在神裂的额头上。你们外公喝高了估计也这个德行。

    神裂此时很疑惑,她以为凶真酒量很好,谁知道两瓶啤酒下去也就没人样了。倒是神裂一声不吭一箱啤酒已经下去了。

    其实凶真的脑域控制是大脑完美的控制。但是有一种(情qing)况,会短暂破坏大脑的平衡。这就是在摄入酒精的(情qing)况下。这种时候,凶真的大脑才会忘记。其实这种(情qing)况很早以前凶真就已经了解了。他将这种(情qing)况形容成大脑的过载。

    因为平时(情qing)况下,凶真的绝对记忆能力会将他所看到的一切都记录下来,不管有用还是没用,不管欢乐还是痛苦。他清楚的记得每一次真由理的死亡,清楚的记得每一次自己撕心裂肺的痛苦和彷徨。这种记忆甚至可以说不是记忆,而是类似于存档一样的存在。每一次回忆就仿佛是真的亲(身shēn)经历了一边,所以遗忘有时候也是如此可贵。而唯独在饮酒之后,可以减缓这种痛苦。

    凶真的超能力脑域控制真的很强。人体进入睡眠其中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浅层睡眠。只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深层睡眠,而人体只有进入深层睡眠才算有效。浅层睡眠无论睡多久,对(身shēn)体和精神而言是起不到回复作用的。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无论睡多久都很困的原因。

    而凶真不一样,他是几乎不需要睡眠的。只有感觉脑子运转慢了,才会去小睡一会儿,而这一会儿便是非常高质量的深层睡眠。因为他可以控制,控制自己的大脑,甚至可以控制自己的意识和脑波。所以有时候凶真连自己的梦境都能控制。

    再次睁开眼,依然是深夜。然而入目的却是一双膝盖……白色丝袜……膝盖?再往上看,哥德式裙摆……哇,女仆装?凶真一个激灵翻(身shēn)坐起来。神裂此刻正穿着女仆装,跪坐在自己(身shēn)旁看着自己……

    “你……诶?为什么?啊?这……怎么回事?”凶真满眼都是疑惑。

    “这是因为凶真你的需求,非要让我穿上这件衣服。还说要吃蛋炒饭,可是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做,所以只能穿上这件衣服,这样你才肯入睡。”神裂这么一说,凶真顿时松了口气。看来没有过多的失态。

    “哦,这样啊,那是我在撒酒疯,没必要理那种状态下的我。”凶真的眸子闪过一丝深邃的蔚蓝色光芒。陷入是脑域再次完全控制的(身shēn)体,将血液中的酒精通过毛细血孔完全挥发出去。

    “这怎么行,怎么能放着你不管呢?毕竟……凶真那个时候还……又是称自己为外公,又是叫我妈妈……什么的。”可能是勾起神裂的母(性xing)吧。甚至感觉凶真还有些可(爱ài)。

    “我……然后呢,我还说什么了?”凶真战战兢兢地说道。

    “嗯,我就说这不对,如果你是我外公,我怎么可能是你母亲呢?”神裂脸颊泛着红,在深夜中,衬在月光也看不真切。

    “诶,你跟我较这劲干嘛?然后我怎么说的?”

    “你说从今往后各论各的,你管我叫外公,我管你叫妈……”

    ………………………………

    次(日ri),常盘台课堂之上。

    凶真一走进教室,就仿佛进入了某个发布会的现场,不少学生用手机进行拍摄。

    “凤凰院老师,最近很被传的沸沸扬扬的幻想御手事件,您是怎么看待的?使用了幻想御手真的可以level up吗?”有学生站起来问道。

    凶真非常淡定地将水杯放在讲台上,随即说道:“先说结论,可以。我可以做到让无能力者觉醒能力,那么为什么不能有人发明一个让超能力提升的装置呢?”

    随着哗然声起,凶真不得不抬手压了压言。

    “但是现在网上疯传的幻想御手是非常恶心的,你们知道它的运作原理么?之前我们上课讲过量子传输。谁还记得?”凶真今天给人的状态似乎没有什么干劲。

    “利用量子纠缠来达到量子隐形传输。我记得好像是……纠缠住的两个粒子测量其中一个,另外一个纠缠态的粒子,不用测量也知道它是什么状态,原则上把一个粒子的状态可以无视距离直接复制到另外一个纠缠的粒子上。”美琴转着笔,随口说道。这让周围不少同学投来惊讶的目光。看的美琴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正确,那么这个幻想御手就仿佛一个可以量子隐形传输脑波的装置,将所有使用了幻想御手的人体脑波传输到一个终端。然后共享aim扩散力场。这将会变成一个灾难。因为一旦其中有一个人的aim力场暴走。所有使用过幻想御手的人有可能直接……脑死亡。”
    还在找"魔法禁书目录之不科学的科学家"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