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历史军事 > 铁血良医 > 正文 五步
    天衣掂了一下匕首,份量还行,看样子(挺ting)锋利的,他用匕首抵住死者下颚,轻轻地将咽喉划开,又横着划了一刀,用匕首一拨,死者的喉管露了出来。

    老猴子吓得浑(身shēn)哆嗦,人死为大,这怎么还剖尸呢?他赶忙双手合十,四处乱拜。

    唐天豪面容不改,上前一步,低头观看,低声惊讶叫道:"好厉害的毒啊!"

    喉管已经被毒腐蚀得露出两个大洞。

    天衣咧嘴笑了一声:"别急,还有更厉害的。"

    他手中的匕首划过死者的前(胸xiong),死者的食道和胃部露在了二人面前,这个胃已经是十几个孔洞了,还残留着粉色的泡沫。

    唐天豪眉头紧锁:"这是,这是苗疆最厉害的五步倒蛇毒,中了毒十个呼吸人就了帐,无药可救,这小小的客栈,竟然出现了两种世间的绝毒?"

    天衣将匕首还给老猴子,老猴子一个劲的摇头:"不要了,不要了……"

    天衣笑着踢了他一脚,转(身shēn)出了房间。

    外面的捕快和李大宝已经吐了一地,刚才他们偷看来着。

    只有金大牙站得笔直,让天衣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天衣扫了一眼捕快们:"另一个死者在哪个房间?带我去。"

    几个捕快看到他像看到恶魔一样,脸色煞白,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小老儿带大人去。"唐天豪来到天衣(身shēn)后。

    天衣戏谑地回头看了看唐天豪:"老头儿,你的手下不咋地呀!六扇门里没见过死人呐?"

    唐天豪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狠狠地看了一下几个捕快,一声不吭绕过天衣走在了头里儿。

    天衣用手指点了点捕快们:"真是不咋地!看把捕神给气的。"

    几个捕快牙根咬得咯吱响,双拳紧握。

    金大牙斜睨了他们一眼,拽着李大宝跟在天衣(身shēn)后。

    另一个死者的方间在东头拐弯处,明代的客栈非常简洁,没有过多的陈设,不过是一(床chuáng)一桌两张凳子而已。

    死者侧(身shēn)倒在凳子旁边,佝偻成一团,(身shēn)体像个小孩大小,脑袋却没有什么变化,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眼睛睁得大大的,全是幽黑的曈孔。

    天衣还拎着那根铁尺,他拨拉了一下死者,死者翻了个(身shēn),脸冲上,双手双腿紧紧的蜷着,像是一招兔子蹬鹰。

    天衣用铁尺拍了拍死者,有金石之声。

    "查过毒药下在哪里了吗?"

    唐天豪点点头:"查了,桌子上的茶壶和茶杯没有异常,死者的晚饭是在大堂吃的,据伙计说,这是个穷书生,吃的是客栈里的包伙,一个锅里煮出来的,伙计,厨子都吃的是一样的。"

    天衣蹲下(身shēn)子,仔细看着死者,按照这个样子,他死于牵机无疑,番木鳖碱加上马钱子,服用后就是这个症状。

    死者晚饭吃过后三个时辰才中毒(身shēn)亡,不可能是饮食中有毒。

    他直起(身shēn),一点一点扫视着房间,(床chuáng)上铺盖还没有打开,死者并没有在(床chuáng)上躺过,墙角的水盆里干干净净,但搭着的布巾却很皱。

    天衣的视线落在了桌子上,桌子上除了茶壶和四个茶杯,蜡台,只有一本翻开的书,天衣思索了一会儿忙蹲下(身shēn),用铁尺压直死者的右手,又摊开左手,他的嘴角牵起了一丝微笑。

    扯过一张凳子,天衣坐了上去,把铁尺放在桌子上。

    唐天豪有点莫名其妙,又不好意思问。

    不过有人会代他问的,老猴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进来,挠挠脑袋问道:"大人,笑啥?有线索了?"

    天衣叹了口气:"戏法人人会变巧妙各有不同罢了,这个下毒的人很熟悉这个书生卢宾,至少是有人很熟悉。"

    唐天豪忍不住叫了一声:"何以见得?"

    天衣拿起铁尺,挑开死者猴一样聚筋的右手,点了点他的手指:"看看,发现什么没有?"

    老猴子上前翻来覆去仔细观察,半晌说道:"没有什么啊?就是手指有点埋汰。"

    天衣嘿嘿笑了两声:"不错,奥妙就在手指上,这个卢宾吃过晚饭,洗漱过后,闲着无聊,唯有看书解闷,你们平时看书吗?"

    老猴子有点不好意思:"大人,小的不识字。"

    唐天豪点点头:"没事的时候也看看书。"

    "那么你看书的时候,如果书页有些黏,粘到一起,你该怎么办?"

    "我该…"唐天豪猛地一拍大腿:"我明白了,大多数人看书翻页,如果书粘住了,那么只有用手指沾口水把书页捻开。"

    天衣拍掌大笑,唐天豪冲到桌前,小心翼翼地把书拿起来看了看。

    老猴子还是一头雾水,喃喃低语道:"咋回事呀?"

    唐天豪放下书一揖到地:"百户大人,小老儿服了,"

    天衣不是个不知好赖的人,人家态度给的这么低,自己再装就过份了,忙站起(身shēn)抱拳拱手:"老人家言重了,少年轻狂,您多见谅。"

    老猴子百思不得其解,拉了拉唐天豪的衣襟。

    唐天豪低声说道:"这位兄弟,下毒之人很高明,他很熟悉死者的生活规律,知道死者有一个习惯,看书的时候,用口水沾书翻页,下毒之人把毒药放在水里,用水将书的下角浸湿,书页干了以后什么也看不出来,卢宾应该是有心事,吃过晚饭回来房间,近两个多时辰才看书,他用食指沾口水翻书,毒药是被他自己吃下去的,如果不是百户大人明查秋毫,那么我们都不会想到用书页的方式来下毒。"

    老猴子恍然大悟,再偷偷看向天衣的目光则是更多了几分佩服。

    天衣站起(身shēn),拍了拍手:"这个卢宾一直在防备什么人,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个客栈中的人,这个茶壶里的水满满的,杯子没有动过,一个正常人在没睡觉的(情qing)况下怎么会两三个时辰不喝水呢?很显然他怕有人害他。"

    唐天豪老脸有点泛红,自己被人称作捕神,却连这么点细节都没看出来,实在是惭愧。

    刑部的六扇门在根本意义上讲并不是为了查案子才存在的,捕头们主要针对的是江湖人物,江湖人物作案犯科,流动(性xing)强,往往作了案随之远遁千里,这就需要捕头捕快将其捉拿归案,这些捕头往往都是原来在江湖上有名号,武功高强的人,被刑部聘任,并不是说他们就会破案。
    还在找"铁血良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