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玄幻魔法 > 至阳的人生 > 正文 第四十九章:旱魃在现
    半个多时辰后,李至阳开口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师父联系不到张前辈,让上海的捉鬼师来看看,谁知道竟.....”,黄标怕李至阳受到刺激,便没有往下说。

    “放心吧,我撑得住,你说吧”,李至阳转(身shēn)看着黄标。

    “张前辈系被人所杀,我和赵永胜、林福生一楼到三楼都仔细观察过,杀你师父的人实力高深莫测,张前辈大部分都是在抵挡,左(胸xiong)被一脚踏穿,肋骨被踩断,心脏则在现场不远处,左手被打断,我们曾和新地府八位鬼王联系过,并没有张前辈的亡灵”,黄标说道。

    “黄师兄,你跟我来一下,我有事要问你”,李至阳随后走向三楼,黄标看了看赵永胜和林福生,也跟了上去。

    “你说会不会是那几个鬼王做的”,一到三楼,李至阳便开口道。

    “我看应该不想,以你师父的实力,除非三个鬼王齐出,否则无法将你师父杀死”,黄标想了想,接着说道:“而且就算你师父被杀,那你师父的魂魄按理说应该成为亡灵,但是我们并没有发现你师父亡灵的踪迹,你在楼下时应该有看到,那株布满整个三楼外墙的藤蔓可是专打亡灵的,可这藤蔓却仿佛被人一瞬间抽干了精华枯萎而死”。

    “当今我师父的道行虽说不算举世无双,前五也是绰绰有余,我刚才想了想,恐怕不是人类所为,除了几个鬼王合力,就剩下那些法力高深的妖怪了”,李至阳看着一片狼藉的三楼,缓缓说道。

    “我倒是有个怀疑对象”,黄标沉思了一会。

    “谁?”,李至阳猛然转(身shēn)看着黄标。

    “你师父曾写信给我师父还有龙虎门的掌教,信中有提过旱魃出世,如果真是传说中的旱魃,别说你师父,就算加上我师父和龙虎门的黄先于,也不是对手,根据记载,旱魃之所以不死不灭,是汲取万物生命精华所己用,从那株蔓藤上看,我怀疑是旱魃”,黄标郑重的说道。

    “旱魃嘛,嗯,我会查清的”,李至阳说完后走了两步,突然又转(身shēn)问道:“我师父曾经说我们是修行与术法,妖怪们是修炼与法术,有什么区别吗?”。

    “你放心,各门派和各国都会查清到底是谁对张前辈下手的,至于你问的这个,嗯,我们人类是对天地之间的万物进行感触,这么说吧,就以召火术为例,对火的感触越深召唤的火威力越大,除了个人天分外,修行越久对召火术的感触就越深,所以我们是修行和术法,而妖怪则不同,有的靠机缘,有的长年累月下来其灵智已经和常人无异,慢慢的修炼成人(身shēn),妖怪们成精都是特定的原因,比如吸收月光或者阳光,或者金木水火土等等,小部分是不会法术的,然大部分妖怪都会一些法术”。

    “嗯,我差不多了解了,多谢黄师兄了,这件事麻烦你们上上心,我驻扎的城市让阁皂门另外派人去吧,我想,我也得出门转转看了”,李至阳说完后离开了三楼,黄标听后不语,默默跟着李至阳离去。

    张扬尘的遗体被火化,骨灰则送回明皓谷中,存放于张扬尘的房屋内,这点,则是李至阳要求的。

    “旱魃,会是旱魃所为吗”,待事(情qing)处理完毕后,李至阳将张扬尘那灰色步跨包带在(身shēn)上,只拿了四方印和赤木剑,除了九块记载着九字秘的木块全部给了阁皂门保管,书籍则全部归还了各个门派和主人们,至于瓶罐药液,在张扬尘和男子的激斗中已经全部被毁了。

    张扬尘火化后的第二天,李至阳便消失了,只在山川林地中留下了踪迹。

    两年多后,李至阳正在神农架林区中摸索着什么,两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也找到了李至阳。

    “你说什么?嗯,我马上跟你们去明皓谷一趟”,李至阳严肃的说道。

    这两名年轻人,是近几年阁皂门新招收的弟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寻到李至阳,来传递一个消息。

    这两年多里,李至阳前前后后跑遍大部分全国各地的山川林地,想找到旱魅的踪迹,此时的李至阳,一(身shēn)脏兮兮破破烂烂的衣服,头发长的已经盖住了鼻子,左肩搭着一个灰色布跨包。

    这两名阁皂门弟子传来的消息,着实出乎李至阳的意料,这消息便是新地府受到攻击了,八位鬼王中有七位都(身shēn)负重伤,至于风啸虎鬼王已经陨落,据另外两个鬼王目击,风啸虎鬼王似乎认识这名男子,一脸的表(情qing)被这男子击杀。

    这男子目标明确,悄无声息的闯入位于公海一岛上的新地府,直奔八位鬼王而来,五个鬼王分别被击成重伤,另外三位鬼王在一起时被袭击,这男子当场格杀了风啸虎鬼王,重创另外两位鬼王后飘然离去。

    普天之下,所知的只有那出世的旱魃才有这等实力,在各国各门派纷纷开展寻找旱魃踪迹的行动时,又有四位鬼王重伤不治而陨落,只剩下三位鬼王,看样子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只剩下一股微弱的绿光在闪烁着。

    阁皂门紧急通知所有各门派、(阴yin)阳师、捉鬼师和妖怪们,近(日ri)内赶赴明皓谷集合。

    平静了几年,更大的风暴却又袭来,这让负责事务的阁皂门掌门岳雷晨头疼不已,本来准备过段时间选出新掌门,自己好当个甩手掌柜,这下可好。

    李至阳此时正在明皓谷张扬尘的房屋里,静静的看着大厅装着张扬尘骨灰的坛子,“徒儿无能,害您的凶手尚未找到,新地府又出了这等事”,许久后,李至阳默默的说道。

    李至阳走到躺椅旁,解下挎包准备在躺椅上休息会时,那四方印却从挎包里掉落下来,翻滚几圈后停了下来。

    李至阳弯腰(欲yu)捡起四方印时,这四方印突然散发着阵阵青光,房间门被打开,张扬尘走了出来,左手里拿着一个小石盒,右手拿着一把铁锹。

    “师父?您不是已经”,李至阳语无伦次的说着。

    没有回应李至阳,张扬尘走到大厅中间,挖开一块石板,用铁锹铲了一个小洞,将石盒放了进去,随后又把石板盖上,将桌子移到石板上。

    随后画面消失,四方印的青光也散去,“看来是曾经某个时间的场景重现,和梦魇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李至阳自言自语着。

    梦魇,是李至阳这两年多来印象最深的两个字,因为这段时间,李至阳有一次(欲yu)进入一座大山钱,曾在山脚下一栋房子里遇到怪异的现象。

    这栋房子只有一个男主人,不过已经去世有一段时间了,可是李至阳在这房子里居然又看到了这男主人,正在房子客厅里吃着异常丰盛的晚餐。

    当时李至阳还以为是男主人的亡灵,后来才发现不过是一段记忆,人和其他动物都会做梦,大脑是梦境的载体,如果说一个人睡着时突然死了,可当时正处于做梦时,那么按理说大脑也跟着失去机能,就会切断梦境,梦境中的意识如果无法回到大脑,那就会有一段属于梦境的场景会出现,梦魇魔,是**失去了机能,也就是死亡后,有一段意识在梦里,机缘巧合下这段意识再次修成一道白雾的人(身shēn),就是梦魇魔,这等存在极难对付,是一段意识成魔,亡灵好歹也是魂魄形成,而梦魇魔则不同,是虚无的存在,对付梦魇魔,只能也让自己进入梦中在布置阵法方可。

    张扬尘这种(情qing)况,应该是属于特定的时间和地点下,一些物品记载了画面,让画面重现,这四方印,应该是张扬尘当初带上其(身shēn)上,此时同地点在重现画面罢了。
    还在找"至阳的人生"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