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玄幻魔法 > 至阳的人生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土魈
    李至阳右手的伤疤是被一只妖怪的亡灵弄伤的,这只妖怪亡灵生前是一只虎精,也曾为消灭亡灵出了一份力量,自己死后却不甘进行随机的轮回,一直不肯去新地府,李至阳和这虎精亡灵激斗了三个多时辰,才将虎精的亡灵封印于瓶罐交给一个鬼兵。

    而右手是这虎精亡灵以燃烧自己部分亡灵躯体为代驾,想要以亡灵之火烧死李至阳,李至阳封印虎精亡灵的代价便是一半右手臂被亡灵之火灼伤,留下了一大片伤疤。

    除此之外,后背,(胸xiong)前,两条腿都留下来伤疤,牙齿都被亡灵和僵尸、邪魅打掉了六颗,这两年,李至阳看过穷凶极恶的厉鬼,可怜兮兮的普鬼,力大无穷的僵尸,还有生前曾为消灭亡灵作出贡献的人和妖怪们,死后不甘与李至阳激战的亡灵,让李至阳心境起了变化。

    李至阳慢慢的走到二楼,看着二楼发现尸体的地点,闻了一下并没有问道亡灵的气味。

    李至阳用赤木剑在水泥地上画了一个太极图,左手捏着一个法印,“天地无极,(阴yin)阳五行,以吾之名,命尔探寻,天灵灵地灵灵,敕”,随着李至阳咒语念完,那太极图中的一点亮起绿光,缓缓从水泥地上升起,随后冲出框架楼。

    太极图另外的一个点,则一闪一闪的亮着金光,飞到李至阳手中,这种术法,可以寻找方圆千米内的亡灵,这还是李至阳软磨硬泡,打电话给茅山派的黄标要来的一种术法。

    话说那绿光在构架楼后面的空地上绕来绕去,最后在空中散去,李至阳从绿光飞出构架楼时,便紧跟了下去。

    此时李至阳刚到空地时,便看到绿光消散,手中的金光也跟着散去。

    “然到这里没有亡灵?”,李至阳狐疑的看了四周。

    “咦,哪里的土好像有点奇怪”,李至阳此时站的地方,都是一大片土地,是工地当时挖掘机挖平的土。

    框架楼后面的土地都是黄土,可李至阳目光看到面前十余米一处面积五六平方的土时,总觉得怪怪的。

    让李至阳感觉怪异的土颜色和周围的土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其他面积的土并没有给李至阳这种奇怪的感觉。

    “总觉得这土好像有生命一样,就好像这土在盯着我看一样”,李至阳警惕的看着眼前这片土地,随后将赤木剑横在(胸xiong)前,左手环抱剑外,捏了一个法印,捏着法印的手指在赤木剑上点了三下。

    将赤木剑插入脚下地里,李至阳右脚猛得一跺,一道小小的青光从赤木剑(射shè)出,冲向那片黄土地,让李至阳感觉不太对劲的那片黄土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

    震动十来秒后,那片黄土地慢慢的开始组装,先是一双黄土脚,接着是(身shēn)躯和双手,最后是一颗头颅。

    这土人(身shēn)高四米多,全(身shēn)都是黄土,左(胸xiong)有一处被挖掘机挖斗挖过的齿痕,露出一个凹坑,这凹坑里,有三颗心脏。

    “你是何方妖怪?竟敢再次行凶”,李至阳拔出赤木剑,指向眼前这土人。

    这土人看着李至阳并不言语,双手左右成掌,控制脚边的黄土凝聚称篮球大小的土块,两块土块朝着李至阳扑面而来,李至阳将面前一个土块球用赤木剑劈开,左手成拳打在一块土块球上。

    土块球虽然被一拳打碎,但李至阳也自己龇牙咧嘴了起来,“我左手快骨折了”,李至阳看着这土人骂道。

    土人往前大步一迈,那没有面容的土头喷出一股黄色的烟雾,将李至阳团团包围。

    “这烟雾吸入会迷幻人的心智,不好”,李至阳吸入一口黄色烟雾,虽然已经发现这黄色烟雾会迷幻心智,奈何已经中招。

    土人、土地和框架楼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处森林,每棵树下都有一个黑瓦罐,树上都挂着猫狗动物的尸体,而李至阳,已经回到了八岁那年,在水潭被勾去魂魄,棺中鱼将其带至葬林的那个夜晚。

    只有(肉rou)(身shēn)失去机能,也就是死后魂魄才能成为亡灵,(肉rou)(身shēn)尚在便是魂魄,此时李至阳看到不远处那一大片的墓地,和自己(身shēn)处的葬林吓坏了,躲在一棵没有黑瓦罐和动物尸体的松树下瑟瑟发抖。

    “砰”的一声,一条三米多长的五色尸鱼从天而降,砸在李至阳面前,这条五色尸鱼鱼尾着地站立而起,露出两排冒着寒光的利齿,一两片鱼尾为角,朝着李至阳走来。

    李至阳一看,连忙手脚并用快速爬到松树上,五色尸鱼往松树用力猛撞,李至阳摇摇(欲yu)坠,几次猛撞后李至阳被这来回摇摆的松树甩了出去,这五色尸鱼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李至阳扑来。

    快咬到李至阳时,天空突然出现一道闪电,劈中了五色尸鱼,五色尸鱼被这紫色闪电劈成一道黑烟。

    看着突然降临的闪电,李至阳双眼一阵迷茫,随后又立即清澈起来,“这土人但是有点手段,幻象让我最害怕的景象重现了”。

    李至阳立即双腿盘坐在地,念动道家清心咒,清心咒一念完,景象又回到了废弃工地中,土人还在几米外的地方。

    见幻像无法奈何李至阳,土人猛的一跃,右手成拳朝着李至阳挥来,此时天上正打着紫色闪电,仿佛不久后要降落暴雨般。

    手中的赤木剑(射shè)出数道紫光,看着散发紫光的赤木剑,李至阳这才明白,感(情qing)赤木剑在有闪电的时候,还能控制一小部分天上的闪电啊,不愧是被闪电劈中的桃木。

    李至阳高举赤木剑,天上一道闪电劈下,与赤木剑剑锋相连,李至阳大喝一声,赤木剑劈向土人,一道闪电顿时将土人包围,噼里啪啦的在土人(身shēn)上作响。

    “高人且慢,可听我一言”,土人的声音突然传来。

    “哼,一出现就攻击我,更想用迷幻景象置我于死地时,你怎么不且慢了”,话虽然是这样说,李至阳还是放下了勾动闪电的赤木剑,毕竟还要问清这土人为何谋害三名男子的动机。

    李至阳停止勾动闪电后,土人(身shēn)上环绕的闪电也消失了,原本黄色的土人全(身shēn)已经乌黑,冒着阵阵白雾。

    这土人乃是土魈,是一方土地吸收月之光芒,大机缘下成为拥有灵智的土精,这土魈原本一直就呆在土下不曾动弹静静吞食月光,几年前的某天白天,来了几辆挖掘机进行挖掘,白天这土魈根本无法行动,土魈好不容易修成了一颗心脏被挖掘机不慎挖穿,被阳光照(射shè)几个时辰后,土魈的心脏被阳光焚毁。

    土魈已经修成一颗心脏,假以时(日ri)定能转化成人,因为心脏被毁,失去了转化为人的希望,土魈陷入了疯狂,然而心脏被毁,自(身shēn)实力大降,休养几年后恢复了些许元气,恰逢三名男子进入这工地,土魈便将这三人的心脏摘走放在自己失去心脏的地方,也要让别人感受一下失去心脏的滋味。

    土魈说完后,李至阳看着这土魈在思量如何处理它,毕竟不是亡灵无法封印于瓶罐中,趁着李至阳低头沉思时,这土魈再次冲起,右手变成锋利的土柱,朝着李至阳心脏部位刺来。

    “早就防着你呢”,自从老人亡灵事件后,李至阳已经变得非常警惕,时刻都在防备着这土魈。

    李至阳用赤木剑砍断土魈幻化的土柱,从口袋掏出一张黄符纸,迅速贴在土魈(身shēn)上,土魈顿时一动不动立在那里。

    将赤木剑插在地上,李至阳又掏出三张黄符纸,在土魈背后贴了一张,两腿各自贴了一张,随后以土魈为中心,画了一个(阴yin)阳太极图,念完咒语后四张黄符纸燃起大火,土魈惨叫连连,想冲出太极图都被一股青光挡了回来。

    大火焚烧了十来分钟,土魈彻底消失,变成一堆普通的黄土,李至阳拔起赤木剑,头也不回的离开废弃工地来到工地门口。

    “也真够抠的,好歹给配个小车啊,配个小电驴是人干的事嘛,m的上次下大雨也都要骑电驴,上个月骑到一半路就没电还是推过去在推回来的,m的,我x”,李至阳骑着一辆破破烂烂的电动二轮小驴车,一边骂骂咧咧的朝着分配给自己的小区房子驶去。
    还在找"至阳的人生"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