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玄幻魔法 > 至阳的人生 > 正文 第四十四章:鬼王的协议
    这天中午十二时整,李至阳走出房门,正准备打开信箱时,那戏装男子已经出现在李至阳(身shēn)后了。

    “大白天的你居然敢出现?”,李至阳看到戏装男子后惊道。

    “别扯那么多,今晚十二点整,你直接到你小区大门对面的树林里就行,鬼王大人会在那里等你”,戏装男子说完也不待李至阳回应,没入墙内消失。

    “现在亡灵真是越来越嚣张了,大白天都敢现(身shēn)了”,李至阳当即决定明天要画几张符纸贴在房内外,不然太没安全感了。

    牛犊此时已经彻底陷入网游不能自拔,凌晨天快亮时才从网吧回房睡觉,一睡醒又会跑去网吧,几天下来,两个眼睛都有重重的黑眼圈。

    “不知道那鬼王找我干什么?我(身shēn)上好像也没什么吸引这鬼王的吧,难道是因为我太帅要我做他小弟不成”,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的李至阳,百思不得其解这鬼王想见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时间很快就晚上十一点四十分了,李至阳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去一趟,赤木剑和符纸也不带了,毕竟对方是鬼王,十个自己一起上恐怕连鬼王的(身shēn)都靠不近。

    小区大门口是一条马路,马路旁是一片树林,此时月亮当空挂,月光在照(射shè)在树林里,犹如沐浴着银色的亮光般闪烁,李至阳站在马路边犹豫了一会儿,毅然走进树林里。

    这片树林面积不是特别大,一千平方左右,李至阳走进树林约有两百多米时,那戏装男子又突然的出现了。

    “你下次出现的时候能不能吱个声儿,我这小心脏受不了啊”,看着戏装男子李至阳咬牙切齿。

    “跟我走”,戏装男子脸上涂着厚厚的浓妆,根本看不出有啥表(情qing),李至阳跟在戏装男子(身shēn)后,走到了这片树林的中心地带。

    “年轻人,你来了,请坐”,一个(身shēn)高约两米,(身shēn)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对着李至阳笑道,这中年男子便是风啸虎鬼王,(身shēn)披一件黑色披风,头戴一顶铜色盔缨,着一件铜色锁子甲,李至阳越看这鬼王总觉得像一个古代的大将军。

    “你是风啸虎鬼王?”,李至阳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

    “不错”,在风啸虎鬼王让李至阳坐下的时候,凭空出现一张石桌和两张石椅,在风啸虎鬼王(身shēn)后的还有三名中年男子,和戏装男子一样,都有一股浓浓的黑雾在(身shēn)上缠绕着,而戏装男子在带李至阳到此处后,也走到了鬼王的(身shēn)后。

    李至阳和鬼王坐在石椅后,风啸虎鬼王看着李至阳笑道:“你是不是有很多问题要问”。

    李至阳点点头,说道:“我很奇怪,都说鬼王实力滔天,你说有事(情qing)要与我商议,我不过一个无名小卒,能有什么让你看的上的”。

    风啸虎鬼王右手放在石桌上,两根手指头敲了几下石桌,沉思道:“嗯,你确实是个无名小卒,不过我跟你算是有点渊源,找你不过是让你托个口信罢了”。

    “我和你有渊源?怎么回事”,李至阳惊道。

    “不要急,我慢慢跟你说”,风啸虎鬼王接下来说的话,却出乎了李至阳的意料。

    风啸虎鬼王若连生前的岁数也加上的话,已经有六百多岁了,元朝末年,在朱元璋的义军账下任一小兵,从一个小小的兵士,跟随朱元璋南征北战十余载,逐渐成长一位权高位重的将领,然而却被诬告谋反,坐上皇帝的朱元璋生(性xing)已多疑,不待调查,已将其打入死牢,因有赫赫功绩,被朱元璋赐下毒酒保留全尸。

    风啸虎鬼王的原本名字已经不愿提起,在死牢中饮下毒酒后,其不甘的英魂在南京皇宫内(欲yu)找朱元璋复仇,弄得皇宫鸡飞狗跳,皇宫上下人心惶惶。

    刘伯温,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乃是元末时期绝世高人,为朱元璋账下第一谋臣,得知后便献计,只要将风啸虎鬼王生前的尸体烧干净,其魂便不会再袭扰皇宫,然而不管用何种方法,尸体都无法摧毁,无奈之下,便将尸体送到一处地方埋葬起来。

    因风啸虎鬼王死后怨气过重,且生前乃是一位经历生死拼杀的将领,其积累的杀气与怨气结合,不完成复仇心愿,便会不死不休的纠缠朱元璋,刘伯温召集能人异士,寻到一处具有龙脉的山峰,将风啸虎鬼王尸体埋葬于此,以龙脉之气镇压尸体,又命一批忠心的将士(日ri)夜举家迁徙附近,在这些将士及亲属死后必须埋葬一处,每隔二十年就起棺,将尸骨置于黑瓦罐内,放于树下,以龙脉的阳气,墓地群的(阴yin)气和被起棺的亡灵怨气,牢牢克制葬有风啸虎鬼王(肉rou)(身shēn)的墓(穴xué)。

    时间长久的话,风啸虎鬼王便会在这三股力量的消磨下烟消云散,且风啸虎鬼王墓(穴xué)刻有一座巨阵,风啸虎鬼王根本无法逃出墓(穴xué),被封印于(肉rou)(身shēn)之内,谁知有采石队到龙山村开采石头,破坏力巨阵的一部分,风啸虎鬼王才渐渐恢复了一点实力。

    而让李至阳迷失魂魄的水潭下,就是风啸虎鬼王的墓(穴xué),那条五色尸鱼,便是风啸虎鬼王趁着巨阵被破坏,以怨力注在一条普通的小鱼内,化成五色尸鱼不断吞噬月光精华,那天李至阳被迷去魂魄,风啸虎鬼王曾想吞食李至阳的魂魄,借此破出封印,谁知李至阳祖辈曾出一位高人,布下棺中鱼的葬法,救下李至阳一命。

    而龙山村后又弄了一座茶山,茶山到龙山村挖了一条土路铺设水泥,风啸虎鬼王的墓(穴xué)被挖开,风啸虎鬼王趁机脱困而出,而挖路的人压根就没注意到一个小小的墓(穴xué),采石窟的那口井洞,正是泄出风啸虎鬼王杀气与怨力的地方。

    风啸虎鬼王生前便是武艺超绝,杀人无数的将领,死后数百年与三股力量不间断的对抗,逃出封印后蛰伏几年后,实力竟达到鬼王级,统领着以这座城市为中心方圆数千里的所有亡灵。

    李至阳一踏入这座城市,风啸虎鬼王便感到了一股熟人的气息,暗中查探后发现居然是那个命大的小毛孩,而风啸虎鬼王出世这几年,已经发现世间亡灵无法去地府的事(情qing),除了要应对各个门派和各个国家的围剿外,亡灵还要应对越来越((逼bi)bi)近的太阳,为此,几个鬼王曾碰面,由风啸虎鬼王出面,与各大门派要做一个协议。

    这协议是几个鬼王(欲yu)重新建立地府,要求各个门派和各个国家出力,寻一处地方挖一处较深的地下洞(穴xué),几位鬼王将会隐居于此,除此之外,几位鬼王都有一大批手下,愿意各个城市派驻一些亡灵,将刚成为亡灵带到新建立的地府,共同生存和维持秩序。

    李至阳听完后已经目瞪口呆,久久不能反应过来,好久回过神来,说道:“那你直接找在明皓谷的阁皂门,或者其他大门派掌门掌教就好了,找我干什么”。

    风啸虎鬼王从石椅上站了起来,看着李至阳笑道:“首先你我算故交了,其次你是玄虚门弟子,你师父是张扬尘,再者我直接过去找他们,恐怕都还没出声就打起来了,种种原因,考虑再三,由你去传达,如果他们同意,让他们找个时间地点,派几个人来与我们共同商讨,如果他们同意,你就将商讨的时间和地点写在纸上,诺,看到那棵树没有,你就把纸条贴在那颗树上就成”。

    离开树林回到房里,已经凌晨四点多了,李至阳此时毫无睡意,一直坐在客厅里发着呆,当天蒙蒙亮时,牛犊顶着厚厚的黑眼圈进来看到李至阳,好奇的打着哈欠问道:“你怎么没睡啊”。

    “你是玩游戏走火入魔了吗”,李至阳没好气的看着牛犊。

    “这不没啥事吗,有事我就不玩了,我要去睡了,啊,困死了”,牛犊打着哈欠回到了自己房里开始补觉。

    李至阳想了想,还是决定将风啸虎鬼王的话通知在上海的张扬尘,便打通的张扬尘的电话,将风啸虎鬼王的话告诉了张扬尘。

    “什么?你说什么?这事(情qing)可重要得很,你确定吗?”,电话那头张扬尘语气十分的郑重,得到李至阳的肯定后,告诉李至阳先在房里呆着,这几天不要乱跑,他将去明皓谷一趟,将(情qing)况告诉明皓谷的阁皂门掌门,在通知几个门派的掌门掌教紧急讨论一下。

    一大早接到李至阳电话的张扬尘,马不停蹄坐着飞机,在转小车直奔明皓谷,茅山派、龙虎门等大门派的掌门掌教们,也纷纷赶来明皓谷,紧急召开会议。

    “你们说,这件事可信吗”,岳雷晨严肃的问道。

    此时在明皓谷阁皂门会议室内,有三十多个人,都是各个大门派的掌门掌教,还有两名着军装的男子,从军衔上看,一位上将一位中将,还有三名妖怪的代表,此时正分别落座在会议室内,正在讨论李至阳传来的消息。

    “我看不会有假,太阳越来越靠近地球了,普通的亡灵四处逃避,除此以外还有应对来自于我们的围剿,最重要的是,没有月亮上地府的管理,亡灵一旦被我们消灭,那又会随机的称为某种动物或者植物,我看他们也不想有这种下场,所以才要和我们达成协议”,茅山派的掌教吴亦安考虑了一会说道。

    “嗯,先派三个人过去和风啸虎鬼王谈谈,如何这件事真的谈妥了,对我们和亡灵都是一件好事”,军衔上将的军装男子说道。

    “那我们就先选三个人去吧,等(情qing)况了解后再谈也不迟,这样吧,我要坐镇明皓谷,就让张扬尘、吴亦安、黄先于三人去和鬼王谈,时间,就定在三天后的晚上十点钟,地点嘛,就定在明皓谷旁的山上,如果那鬼王动什么心思,我们也来得及支援”,岳雷晨看了看张扬尘、吴亦安、黄先于三人。

    见到众人都没反对意见,上将男子站起来说道:“嗯,那就这样吧,让那个年轻人去通知那鬼王”。
    还在找"至阳的人生"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