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玄幻魔法 > 至阳的人生 > 正文 第四十三章:风啸虎鬼王
    李至阳一看这还得了,要是被这老人亡灵抓住天灵盖不死也得中毒,“对了,赤木剑”,想到赤木剑锋利无双,李至阳拔出在尸体心脏部位的赤木剑,朝着老人亡灵刺了一剑。

    那亡灵看到刺来的木剑连忙收回手掌,飘到李至阳(身shēn)后,赤木剑看起来普普通通,但是却散发着让老人亡灵极度害怕的气息,飘到李至阳(身shēn)后,正(欲yu)再次展开攻势时,却发现李至阳的赤木剑突然散发出淡淡的紫光,这让老人亡灵根本不敢近(身shēn)。

    看着手中发出紫光的赤木剑,李至阳将掐在脖子上的双手臂一剑砍断,转(身shēn)看着老人亡灵笑道:“刚才我可是给了你机会啊,可是你不珍惜啊,吃我一剑”,话一说完,又举着赤木剑刺去。

    那老人亡灵看着刺来的赤木剑,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倒不是老人亡灵怕李至阳,而是怕赤木剑,转(身shēn)穿墙而过到走廊,李至阳追出时这老人亡灵已经快到贴着封印符纸的地方了。

    老人亡灵飘到距封印符纸两米处时,那符纸顿时(射shè)出一道网状金光,地板、天花板、墙壁都被这网状金光所环绕,老人亡灵(欲yu)冲出这网状金光,却被这金光反弹回来,全(身shēn)的黑雾也消散了不少。

    李至阳看着老人亡灵,举起手中的赤木剑,正(欲yu)以玄虚门道法对付老人亡灵时,那老人亡灵却突然开口说话了:“道长且慢,能否让我说几句话”。

    “你居然能开口说话?”,李至阳惊讶的看着老人亡灵

    “本来像我们这种普通的亡灵,也就是常人所说的鬼并没有办法与活人交流的,因为我有一股执念,所以才能说话”,亡灵老人此时静静的看着李至阳说道。

    “执念?你想说什么”,李至阳警惕的看着亡灵老人。

    “我是前两天出了车祸才死的,我没有亲人,只有以前在一处垃圾堆捡来的几个月男婴儿,我养了十年,现在他才十来岁,我放心不下,我,我想活着,我现在还不想死啊”,老人亡灵嚎道。

    “人死如灯灭,自古(阴yin)阳两相隔,你已经死了,我没办法让你复活,至于你说的(情qing)况,我会托人照顾他,你就放心吧”,李至阳看着亡灵老人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老人亡灵看着李至阳激动的说道。

    “是真的”,说完李至阳举起的赤木剑也放下来,这时异变突起,那老人亡灵一个箭步冲到李至阳面前,利爪伸向李至阳的心脏。

    “兹”,老人亡灵的利爪刺进李至阳(胸xiong)口一公分时,老人亡灵的右手突然着起火来,随后火势蔓延到全(身shēn),老人亡灵惨叫的声音回((荡dàng)dàng)在走廊里。

    走廊通道地板上,有一道黑色的人形,就像被黑烟熏出来的一样,“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师父说的至阳体,可以前怎么没有出现这种(情qing)况”,李至阳捂着(胸xiong)口,鲜血从(胸xiong)口五个指洞流了出来。

    原本已经平静的走廊突然刮起一阵寒冷无比的(阴yin)风,那没有开灯的走廊里,缓缓走出一道(身shēn)影。

    这是一个男子,脸上涂满了妆容,穿着一(身shēn)的戏袍,带着一顶戏帽,右手持着一个纸扇,左脸有一道疤痕,全(身shēn)透露着一股强大的亡灵力量,缓缓的朝着李至阳走来。

    “站住,令,敕”,李至阳将左手镇压符纸和封印符纸往(胸xiong)口流出的血抹了两下,念动咒语将两张符纸(射shè)向这戏装男子,同时右手食指也蘸了点血,在赤木剑画了几下,赤木剑的紫光大盛,朝着戏装男子快速冲去。

    “年轻人,别这么冲动”,戏装男子持纸扇轻轻一扇,两张符纸又倒退飞到了李至阳的脚下燃烧了起来,左手成掌,直接抵住了飞来的赤木剑,剑锋和戏装男子的手掌处各自发出紫光和绿光,噼里啪啦的作响,戏装男子左手掌向前一推,赤木剑也倒退飞了回来,掉落在李至阳脚下。

    “你是什么亡灵?厉鬼,还是鬼王?”,看见眼前戏装男子(身shēn)上弄弄的一股亡灵气味,实力如此强大,李至阳愕然问道。

    “鬼王不敢当,我是风啸虎鬼王大人座下使者,我们鬼王大人有事找你罢了,想和你做个交易”,戏装男子往前走了两步,摇了摇纸扇。

    通过和戏装男子的对话李至阳这才得知,这方圆千里内,有一只鬼王,也只有一只鬼王,而亡灵的实力划分也不是黄标说的那么简单,最低的是普鬼,在往上的还有厉鬼、鬼兵、鬼统、鬼将、鬼王,鬼王已经可以号令数千里的各种亡灵,鬼兵实力的亡灵,已经可以与人对话,戏装男子此次前来,是奉了其主风啸虎鬼王的命令,邀请李至阳去一处地方做个交易,且不会伤害李至阳,届时让李至阳放心独自一人前去。

    “过几天我会将地址和时间给你,你自己一人前来”,戏装男子说完大笑一声,(身shēn)体飞速向漆黑走廊倒退而去就此消失,留下李至阳一人看着漆黑走廊陷入了深思。

    “我x,你上啊,特技,放特技啊,打他丫的”,此时牛犊还在网吧玩着游戏,感觉独自有点饿了,想到还没给李至阳买晚餐,将游戏屏幕缩小,看了下电脑右下角时间01:45,“啊啊啊啊,完了完了”,玩游戏过头耽误时间的牛犊,连电脑也顾不上下机,连跑带滚的冲向医院。

    牛犊跑进李至阳的病房,发现病房内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这小子该不会自己下去了把”,牛犊连忙跑进电梯按了负二层。

    仿佛听到有人从电梯出来,李至阳咯噔一下,连忙躲在走廊门的背后,透过门的小玻璃望去,发现是牛犊,此时牛犊正蹑手蹑脚的东张西望着,看到是牛犊,李至阳推开走廊门,准备与牛犊汇合。

    “鬼啊”,看到李至阳的模样牛犊吓了一大跳,此时李至阳的模样在牛犊看来,是一个穿着病服的年轻人,(胸xiong)口流着血,脸色惨白,最可怕的是有两个手臂掐在这年轻人的脖子上。

    “鬼什么鬼,是我”,李至阳没好气的看着牛犊。

    “你是至阳?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看到李至阳,牛犊此时心虚得很。

    “你还敢说,你到时间没来我自己来了,快将我脖子上的断手弄掉,还好掐得不是很紧,不然我早就嗝(屁pi)了”。

    牛犊将掐在李至阳脖子上的两只断手取下,李至阳则将事(情qing)的经过告诉了牛犊,除了戏装男子的出现,让牛犊将断手放到停尸间,收拾一下走廊地板,牛犊四周看了看,说道:“还好这里没监控,省得还要消除监控视频段”。

    牛犊扶着李至阳到门诊楼,通知医生前来缝线包扎,包扎完李至阳和牛犊则又打了一辆车回到了居所,第二天李至阳醒来后,叫醒牛犊,由李至阳念牛犊写,写了一份医院亡灵事件的报告后,将报告折起装进信封放到了信箱。

    接下来的几天,到也没有新的任务出现,牛犊乐得很,天天早出晚归的呆在网吧打游戏,“那戏装男子不是说鬼王要见我,是什么事(情qing)?我去还是不去,要不要通知师父?等那男子通知我地点时,我过去看看(情qing)况再说”,李至阳这几天一直呆在房里,除了每天打开信箱看看就没出过门。

    平静了几天,这戏装男子,便再次来找李至阳了。
    还在找"至阳的人生"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