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玄幻魔法 > 至阳的人生 > 正文 第十章:地下河1
    “先去找家馆子,我这肚子有点饿了”,陈琦说完,张扬尘点点头道:“也好,我也有点饿了”,两人沿着小镇主街上行走,来到一家饭店,点上四菜一汤,吃了吃到一半,陈琦接起了电话,“喂,什么?你说大点声,什么?打听到了?好,好,好好好,嗯,嗯,好”。

    “地下河打探到了”,陈琦对着一直盯着自己的张扬尘说道,“在哪里?”,“这小镇后面有一大片的香蕉林,离这香蕉林东南方向十几公里处有一瀑布,瀑布上流就有一个往地下河的入口”,说完后陈琦拿起汤勺勺了一碗汤,吹去(热rè)水后正准备喝口汤。

    “那还等什么?走”,说完张扬尘拉着陈琦的左手做势(欲yu)出饭店,“你着啥急啊,二十多年了也不差这一天,再说我还没吃饱呢”,陈琦不满的说道,看到那张扬尘严肃的脸后,陈琦继续说道:“这样吧,先吃饱,再去那瀑布看看”,张扬尘想了想不吱声便坐了下来。

    “你也别着急,这不是找到线索了吗,二十多年都过来了还在乎这一刻吗”,陈琦左手端着半碗饭,右手夹着菜,边吃边对张扬尘说着,“废话,又不是你师父你当然不着急,从我懂事起就是我师父给我拉扯大,说是师父,但爹妈的角色都兼了”,张扬尘瞪了一眼陈琦,不满的说道。

    吃完后,两人立即出发到小镇的香蕉林,到了香蕉林顺着东南方向直走,终于看到了瀑布,“(奶nǎi)(奶nǎi)的,这就是你说的瀑布?”,张扬尘看着眼前所谓的瀑布对陈琦骂道。

    “这.....”,陈琦也无语了,眼前的瀑布,不过一条小小的溪流,从十来米高的地方落下,一道小水柱落下形成,关键这水流太小了,说是瀑布,连个瀑布池都没有,两人在这附近看了老半天,都没发现其他的水流。

    “我x,我拿个水管弄的水都能比这瀑布水流还要大你信不”,张扬尘揪着陈琦的衣领骂道,“咳,别激动别激动,让我看看”,陈琦让张扬尘松开揪着衣领的手,和张扬尘来到溪流上方,在这溪流口望着四周,以风水术查看地形。

    “果然有古怪”,十来分钟后,陈琦惊讶道,“是有点古怪,你看这大白天的,四周安静的很”,张扬尘看着四周说道,风水上的造诣张扬尘不如陈琦,但对环境的变化和感知,陈琦拍马恐怕也追不上张扬尘。

    “你看这四周,植物茂盛,这溪流按理说这么小的水流,早就没入土里了,怎么会一直留着,而且有水流,附近应该有小的动物鸟类才对,你看溪流旁,连个毛都没有”,陈琦蹲在地上,用手指沾了沾溪流的水后说道。

    “顺着这溪流上流方向看看,我总觉得这地方邪乎得很,太安静了”,张扬尘说完便顺着上流走去,“嘿,你等等我”,蹲在地上的陈琦看到张扬尘走去,便起(身shēn)追了下去。

    两人顺着溪流走了三百多米,来到一处长着三颗龙眼树和遍地都是数百斤重的石头处,在中间那颗龙眼树后面小山丘上,有一个一米多高,宽五十公分左右的洞口,“你听,什么声音?”,陈琦双耳听到了一阵若隐若无的声音传来,张扬尘闭上双眼仔细聆听,“好像是水浪拍打的声音,声音就是从这洞里传来的”,睁开双眼后张扬尘说道。

    两人不约而同走向了这洞口,张扬尘趴在地上脑袋探进去洞口,将右耳趴在地上再次认真的听着,“这下面有一条河,规模还不小,从声音上判断,应该在地下六十米左右”,张扬尘起(身shēn)后,将(情qing)况告诉陈琦。

    “那这么说的话,你师父应该是从这洞口进去地下河了,可他去地下河干什么呢?”,陈琦沉思道,“暂时还不清楚,我师父是不是从这洞口进去了也还不能够下定论,先进去看看再说”,张扬尘回道。

    “今天我看算了吧,你看天都快黑了,我们先回镇里买些照明设备和食物,既然能听到水浪声那估计应该有空气,不过还是稳妥一点为好,再弄两(套tào)氧气设备下去”,陈琦看了看渐暗的天空说道,想了想张扬尘觉得陈琦说的话也有道理,二十多年都过去了,也不着急这一会,点点头说道:“看来是我太过着急了,走吧,先回镇里明早再来”。

    两人回到镇里,找到一件旅社暂时入住一晚,“晚上早点睡养足精神,至于明天下地下河的设备你就无需担心了,我会让人弄过来,以防万一我还是叫点人在那洞上面等我们”,陈琦对张扬尘说道。

    张扬尘看着陈琦说道:“你混得可以嘛,走到哪打个电话就有人帮你搞定了”,陈琦笑笑说:“我是谁,鼎鼎有名的风水师,你的本事在我之上,要是接点活早就发财了,这些年我看风水早就攒了一大批人脉了”。

    “不是我说你,赚的钱都够你享清福了你还不收手,要知道风水一行堪破天机,而我的道行用来对付邪魔鬼怪,称得上替天行道,你小心遭天谴啊”,张扬尘不满的对陈琦说道。

    “什么狗(屁pi)天谴,最早看风水啥(情qing)况我都一五一十的和那些人说,他们反倒不信了,得半真半假人家才会当你高深莫测,再说你我配合不是(挺ting)好的嘛,我替人看风水发现的怪异现象,介绍你去处理你不也赚了一大笔”,陈琦边说说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那能一样吗”,“怎么就不一样了”,两人快争执起来的时候,陈琦嘘了一声说:“行了,这事抽空在谈,我先打电话,准备下明天的事”,陈琦边说边打来房门,“喂,小林啊,是我,陈琦,你明天帮我........砰”,张扬尘只听到这陈琦边把房门给关了。

    “这陈琦”,张扬尘摇摇头,打开自己的房间,站在房间里沉思了一会后,走出房间来到旅社前台,让旅社的工作人员帮自己买了红墨毛笔,在进入自己的旅社房间后,张扬尘从那从不离(身shēn)的布挎包里,取出十几张空白的黄符纸,从桌上拿来一个茶杯,将红墨水倒入茶杯,毛笔沾上红墨水后,张扬尘开始在一张张黄符纸画了起来。

    张扬尘此时画的,正是道家九字无上真言秘诀的前五种临兵斗者皆五字决,每种各自画了三张,此另外其他四字真言秘诀连张扬尘的师父都未掌有,这后四字真言秘诀,早已断了传承,这种画的符纸,威力肯定不及配合手印咒语施展的要强,不过是紧急(情qing)况下来不及施展手印念咒语使用的。

    此时张扬尘正全神贯注的画着黄符纸,那毛笔仿佛有千斤重一样,一笔一画张扬尘都特别吃力,若是细看,每个笔画都有若隐若无的青光跟着毛笔尖流动,每个字写完后,青光随即没入符纸。

    “终于是写好了”,张扬尘抹去额头上的汗水,整个人仿佛虚脱了一样,将十五张黄符纸收好后呈现大字形躺在(床chuáng)上自语道:“看师父画符纸都轻松得很,怎么每次我画十张以下没啥,十张以上就特别吃力了,上次画到第十九张都吐血了,看来我的道行只能十九张以下,不知道师父能画多少张?”,说道这,张扬尘连鞋也不脱,拉上被子盖住直接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张扬尘和陈琦相继从房间走出后,来到旅社旁一家早点吃早餐,刚开始吃着,四辆黑色清一色奔驰车停在了早餐点旁,第一辆奔驰车副驾驶下来一个(身shēn)高一米八多,长得和一头猛虎一样(身shēn)材的男子,约摸三十出头,四处张望着。
    还在找"至阳的人生"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