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玄幻魔法 > 至阳的人生 > 正文 第六章:张扬尘
    “你说我孙子不是人也不是鬼,是魂,那是什么意思?”李老盯着道士问道,“人死以后,如果还有一口气难咽,有的是还有放不下的人或事,有的是受到冤屈等等,这股气根据死者的念力形成一种磁场,结合特定因素下,才有可能成为人间鬼,都说人有三魂六魄,其实哪有那么多,只有一个魂儿罢了,人只有魂入主,才能思考,没有魂就是痴呆儿,我刚才看的,你这孙儿不过是魂罢了,既然是魂,就肯定还好好的,(身shēn)体指不定在哪里呢,找到(身shēn)体唤下魂儿就好了”,道士走到村长面前后对着李老说道。

    “大师,道长,你懂那么多那求求你救救我孙儿”,李老说完做势要给这道士跪下被道士扶起说“既然我对你说了这些,我自己会帮你,你先跟我说说(情qing)况”,不等李老说话,村长已经将李至阳钓鱼落水及在村口的(情qing)况一一告诉了道士,“这里先不用管了,去那孩子的落水点看看”,道士说要便让村长带路去李至阳落水的水潭里。

    半路上道士对村长说:“我瞧你们村那么落后,你们就没打算迁徙吗?”,其实道士也看出了这村子落后的原因了,但是和陈琦一样,看透却不能说透,这种龙势风水虽然难得一见,但龙首山两个龙角的土包明显人为制造而成,还没查清其中(情qing)况前,道士也不好多插手,“从小在这村里生活,虽然说苦点倒也能撑得下去,再说千百号人,哪能说迁徙就迁徙啊”,村长回应道士后又接着说道:“对了,敢问你叫啥名啊”,道士边走边说:“我姓张,名扬尘”。

    一行人带着手电边走边说的来到了水潭,张扬尘对着村长和李老说:“你们带着村民去捡一堆木柴,捡多一点堆在一起点起来,点起来后你们带着村民先回去”,说完张扬尘便从村长手里拿过一把手电四处查看。

    “对了,你家在哪里?”,张扬尘问正在点火的李老,李老说村尾口斜坡第二座房子,门口一张大的石材板便是了,李老本要留在水潭边,被村长给拉回去了,有点见识的村长估摸着这道士有点本事,估计不想让人看到他做的具体事(情qing),便好说好劝带着李老和村民回村里。

    待众村民离去后,火光下张扬尘的脸色有点惊讶,看这这水潭自言自语道:“我说那小孩的魂儿怎么会跑去那地方呢,原来是这样”,李至阳的魂魄在常人看来也就和平常的李至阳一样儿没啥区别,可当时站在松树上的张扬尘已老早就开过天眼,可看破世间大部分的虚妄。

    站在树上的张扬尘,看到的景象是一个火人直接跑进去那葬地里,看的张扬尘目瞪口呆,自言自语后张扬尘现在水潭边上,“斗字决”,张扬尘大喝一声后,双手结出道家外狮子印手决,念出定神咒咒语。

    待张扬尘念完咒语后,又大喝一声“破”,原本平静无波澜的水潭,中心顿时出现一个漩涡,水潭的东面,一条五彩的小鱼双目凝视着张扬尘。

    “五色尸鱼?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张扬尘看到这条五彩鱼后双眉一紧,不待张明尘西瞧,水潭东南北三面突然出现白雾,“临字决,”张明尘看到这白雾后暗道一声:不好,随后双手再次结出不动明王印,念完定神咒后,张明尘的(身shēn)体外表被青光若覆盖,煞为神秘。

    张扬尘刚使出的乃是道家九字无上真言秘诀中的斗字决、临字决,配合手印与咒语施展而出,相传斗字决练到极致可破世间任何一切阵法,临字决可不受任何力量的迷惑,练到极致也无需手印念咒语随时可施展,显然张扬尘的功力还未到此境界。

    浑(身shēn)布满青光的张扬尘,双眼冒着两道金光,张扬尘定眼一瞧,那五色尸鱼的上方松树,一个小男孩正躺在三根树杈上,与不久前看到的火人魂魄长得一摸一样,“看来那火魂就是这小孩的了,我得抓紧先把这(肉rou)(身shēn)带回村在招魂,这个村子古怪得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且此地(阴yin)得很,不宜久留”,张扬尘默道。

    张扬尘随即原地右脚往地上一点,跳上了水潭的南面松树上,刚跳到南面松树上,那五色尸鱼冷不防的朝着张扬尘脑袋方向吐出一道水柱,距张扬尘不足一米时那水柱猛然结冰化成冰柱袭来。

    “就知道你这孽畜会出手”,张扬尘喝道,迅速躲开这冰柱,借力弹跳到另外一株松树上,五色尸鱼猛吸一口水,吐出的冰柱化为数千块十公分大小的冰箭,向张扬尘破空袭来。

    张扬尘(身shēn)上的青光顿时更加明亮了起来,冰箭碰到青光顿时消融成水,一道冰箭(射shè)向张明尘头顶穿去,将粗十几公分的松树都穿了个洞。消融的一滴水滴在张扬尘左脚掌上,刺骨的寒意瞬间袭来,“想不到不仅冰箭威力大,连这水都是**,在来几滴我这脚都得废了”,张扬尘看着左脚自语道。

    最后一根冰箭被青光化为水后,极力躲避冰水的张扬尘再次跳到李至阳的松树上,迅速将李至阳抱起,一纵十多米跳到水潭边上。

    那五色尸鱼,两个鱼眼盯着张扬尘,露出了一副愤怒的表(情qing),不理会那五色尸鱼,张扬尘看着水潭东面那土包,眉头紧邹沉思者,“嘟嘟嘟,您有电话来了”,荒郊老林传来一阵女声,正在沉思的张扬尘冷不防吓了一跳,从口袋拿起手机接起来:“谁啊这是,哦,陈琦啊,我在你说的那村后头山里呢,没干啥,你有啥事,什么?发现踪迹了?好,我等会就下去”。

    挂完电话张扬尘看着水潭东面的土包自语道:处理完事(情qing)有空再来这看看,说完抱着李至阳,在树林里来回穿梭,按着李老说的家的位置赶去。
    还在找"至阳的人生"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