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堂锦绣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酒宴之后
    长乐公主莹白如玉的脸颊飞起两抹酡红,看上去比有些微醺的高阳公主愈发显得娇艳,心如鹿撞,嗔怒道“这丫头,可不能听风就是雨,那些家伙用心都险恶着呢。”

    嘴里飞快的否认,可心里却怎么也抹不去那一丝丝的怪异触动。

    只不过她从来都认为每一次皆是房俊那混蛋占便宜,趁人之危的色胚活该千刀万剐,而自己从未有过心动

    高阳公主吃吃的笑,精致的小脸儿带着几分娇憨“呵呵,姐姐那么紧张做什么,妹妹都说过了没关系的啊哦,姐姐心跳的好快啊,是吃酒吃醉了么,嘻嘻”

    一手环着长乐公主的腰肢,另一只手掌出其不意的伸出去,握住了左侧的一团丰盈,感受到那种澎湃的跳动。

    “哎呀”

    长乐公主娇呼一声,一巴掌将握住自己要害尚且揉捏了几下的爪子打掉,气道“你这丫头现在怎地这般胡闹当真是近墨者黑,越来越像你家那个棒槌了”

    “嚯嚯姐姐怎地知道那棒槌愿意摸这个难不成姐姐也被摸过”

    高阳公主笑容诡异,看得长乐公主一阵心惊肉跳。

    她将高阳公主搂着自己腰肢的胳膊拿开,正色道“跟你说正事呢,我总觉得现在很是反常,说不得便是有些什么阴谋,想要利用我跟房俊的绯闻来打击他。你知道的,一旦父皇听闻了这些传言有他受的。到时候受了牵扯,可莫怪姐姐没有事先提醒你。”

    对于高阳公主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只顾关心自己与房俊之间是否有私情,长乐公主很是有些着恼。

    这丫头聪明倒是聪明,只是性子有些粗疏,也有些任性,行事单凭喜恶,从来不去在意后果

    高阳公主是真的有些醉了,清澈的眼波渐渐迷离,无骨蛇一样又缠上长乐公主,呢喃着问道“姐姐对于此事这般上心,是害怕自己的声誉受损,还是担忧二郎为此被牵连进去,被父皇责罚呢”

    长乐公主以手抚额,知道没法好好说话了,这丫头醉得厉害,根本意识不到事情的严重性,完全抓不住重点。

    没好气的将高阳公主甩开,任其软到在炕上,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襟,莲步移动来到门口,换来侍女进去服侍高阳公主洗漱,而后好生睡一觉,自己便去偏厅唤了两个妹妹,径自回了皇宫。

    正事商议完毕,长孙无忌、高士廉、萧瑀等人相继告辞,岑文本、马周、刘洎等人却留了下来,与房玄龄父子又喝了几杯,等到天将傍晚,方才一一散去。

    房俊将马周送到门口,见他面色苍白印堂发暗,便叮嘱道“今日见马兄精神萎靡,状态欠佳,平素还应多多身体才是。公务繁忙,永无休止,又岂是一朝一夕便可解决唯有身骨强健,方能更好的为陛下分忧、为帝国奉献,鞠躬尽瘁即可,死而后己却是万万要不得。”

    历史上马周便身体单薄、病痛缠身,虽为贞观名臣、大唐名相,可尚未干出一番事业便英年早逝,使得历史地位受到限制,成就远逊于那些才干不如他的人。

    房俊与马周一见如故,彼此甚为欣赏,可不愿这位名臣如同历史上那般刚刚崛起便迅速陨落。

    马周感受到房俊此言非是客套,而是真情实意,便拍了拍房俊的肩膀,笑道“陛下对某栽培重用,某自应以国士报之,岂敢有一丝一毫之懈怠不过二郎放心,某虽然不比你这一副健硕结实的身子骨儿,却也非是痨病缠身之废物,毋须担忧。”

    房俊知道此人意志坚定,脾气极是倔强,事业心又重,自己说得再多怕是也听不进去,还是以后向李二陛下多多进言,让李二陛下来说服他注意身体吧。

    目送马周上了一辆简朴寒酸的马车缓缓离去,房俊这才回转府内。

    直到华灯初上,前来房府贺喜的客人方才逐一散去,可整座府邸依旧未能平静。京中来贺喜的官员故旧虽然散去,可远道而来的亲朋却依旧逗留在府上,侍女仆役们忙着准备晚宴,烧取热水为客人们洗漱,往来穿梭忙碌不堪。

    一盏盏大红灯笼高高挂起,整座府邸灯火辉煌,宵禁之时将至,崇仁坊内车马川流之势渐渐停歇,浮华渐隐,风流消散。

    即便是房俊年轻力壮筋骨强健,一整日里迎来送往赔笑客套,也是腰腿酸软累得不轻。加之中午酒宴之时又要挨桌敬酒,很是灌下去几斤酒水,这时候困乏袭来,脑中昏昏涨涨,浑身快要散架一般。

    房俊回到正堂,跟齐州老家前来贺喜的两位堂兄弟见礼。

    “日间客人太多,若是有招呼不周之处,还请两位兄长多多担待。”

    喝了口水,房俊客气说道。

    这次房府喜事,远在齐州老家也派人前来贺喜,来得是房俊同辈的堂兄弟房遗训与房遗简。作为房氏在齐州老家事实上的族长,房遗训正为长房长子能够亲来京城贺喜,足见诚意。

    不过话说回来,整个房家现如今都因为房玄龄而日益兴旺,又有什么理由不来呢

    房遗训连忙摆手道“都是自家兄弟,何须这般外道说起来愚兄不能帮着二郎分担一些,心中甚为愧疚。”

    在这个年代,宗族血脉是至高无上的亲密关系,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反之,一人有罪就要阖族遭殃。虽然与齐州老家相距千里,但是五代之内,京城房氏与齐州房氏都是同气连枝、祸福相倚。

    只有等到数代之后联络渐少,方能渐渐的隔离开,不至于彼此之间攀扯太多。即便是那样,到底也是同宗同源,一旦有事,也必然会竭尽全力的伸一把手。

    更何况上次房俊远赴齐州奔丧,雷霆手段将齐州吴家斩尽杀绝,早已震得齐州老家一干叔伯兄弟瞠目结舌,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一次进京贺喜,更是见识到了房玄龄父子在朝中雄厚的势力以及皇帝的圣眷,哪里还敢生出半分因为慢待而来的郁闷

    房俊笑了笑,说道“京中风物华美,与齐州多有不同,二位兄长千里迢迢赴京贺喜,小弟足感诚意,不妨多逗留几日,也好让小弟一尽地主之谊,好生招待一番。”

    他是穿越者,除去朝夕相对的至亲之外,对于这些所谓的族人并没有多少认同感。不过房遗训兄弟深明事理,上一次自己前往齐州奔丧之时相处的尚算不错,这回理当略尽地主之谊,亦算是人情往来。

    房遗简便笑道“二郎贵人事多,倒也不必在意吾兄弟二人。刚刚便与遗直说过话了,他整日里清闲,正好可以带着吾俩四处逛逛,也可借机多多结交几位饱学之士。”

    房俊这才恍然。

    房氏一门耕读传家,虽然在房玄龄未曾发迹之前只是在齐州当地小有声望,但是子孙一直不辍,皆是人。房遗训兄弟两个在齐州也算是命门士子,虽然未曾入仕,但在士林之中名气不小。而自己那位便宜兄长更是个钻进呆子,三人之间倒是颇为“臭气相投”

    房遗训笑道“说起来,还是二郎之文采冠绝当世,只是你事务繁忙,愚兄怎好耽搁你是时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自忙你的,吾兄弟在府上多住几日,也好多听叔父教谕。”

    虽然是至亲,可是也要讲究往来。两兄弟这次进京最重要的目的,便是与房玄龄多多接触,巩固亲情。

    再亲近的血缘,若是相隔千里断绝来往,用不了几年也就淡化下来

    任何一种感情,也都是需要经营的,所以才有远亲不如近邻这句话。

    兄弟三个说说笑笑,聊得倒也亲热惬意。

    门口有侍女小步走进来,到房俊身边轻声道“二郎,家主命奴婢唤您过去,说是有事相商。”

    房俊急忙跟房遗训兄弟赔罪,起身向后院房行去。
    还在找"天堂锦绣"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