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科幻小说 > 诡异生存游戏 > 正文 第488章 心塞
    其他东西,都没有问题。

    看来出现异常的,只有耳环而已。

    这让徐阳稍微松口气,保险起见,还是再检验了一遍,确定没有疏漏。

    等到结束,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

    关系到诡异,必须绝对细心,可能一时疏忽,最后因此丢了性命。所以检查时,不能有一丝的不耐烦,也要全面,任何地方都不错过。

    只用一个多小时,已经算是比较快的。

    这时候,徐阳再看向石符,前面用沙石裹住,遮盖住石符原本的光芒。

    通过感应,徐阳还是确定,石符的光芒还在。

    此时控制着沙石散开,露出里面的石符,看上去光芒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这是因为没有外界刺激的缘故,按照这个情况看,正常情况下,天亮之前石符上的光芒都不会消散。

    就是不知道,如果有诡异能量影响的情况下,会是怎样的情况。

    徐阳试着使用变异诡笔,还有诡画符,结果似乎对石符没有影响。

    可能因为这是他诡异道具的缘故,产生的诡异能量波动,也不会对石符有明显的影响,要了解情况,可能要等以后,有机会再试探。

    徐阳想了下,直接激发石符,使用时间跳跃能力。

    下一刻,徐阳便发现他回到了一个多小时前,刚刚凝聚石符的时候。

    不仅仅是墙上的时钟,指针已经不同,还有他站着的位置,也发生的变化。

    因为徐阳在凝聚石符后,没有离开家里,但也稍微走动,位置上才有了偏差。

    这跟他的猜想符合,并不只是穿越时间,而是真正回到凝聚石符的那一刻。

    如果在诡异任务里,也能够使用,他甚至可以在最初的时候,回到任务开始之前。

    当然,最重要的是,时间印记干扰下,穿越时间的情况下,是否还能够有效。毕竟,那时候时间也有些混淆了,可能会受到影响。

    这些都是要等到时候,才能够进行实验,来获得信息的。

    现在想再多也没用,此时还有一些情况,需要了解。

    “张玲,你还记得刚才,我跟你说过的话吗?”徐阳问道。

    异常诡泥的特殊空间里,沙石裹住的耳环还在,从这里可以看出,也不是所有东西都复原的。

    徐阳想到,他的诡异道具,使用时产生的波动,对石符确实也没有影响。

    变异诡笔和诡画符尚且如此,更别说算是同源的异常诡泥了,所以就算是凝聚石符之后,也没有彻底复原?

    这种情况有利有弊,好处在于,后续他做的一些事情,不会被抹去,需要从头再来。

    坏处在于,要是他自身的变化,都不会复原。那么诡异针对他的动作,可能也会被带回来,不能通过回档的方式躲避危险。

    同样这些情况,都要后面遭遇,才能够确定。

    特殊诡异道具的新能力都是这样,没有多次使用,只是通过诡异游戏的描述介绍,是很难明白掌握的。

    现在徐阳还有个疑问,那就是他身上的情况,没有随着回档复原。

    那么张玲呢,到底是凝聚石符的那一刻,还是跟着他一起回档了。

    既然异常诡泥的特殊空间里,没有复原,那么张玲有可能也是如此。可是,张玲也是独立存在的个体,情况又有些不同。

    所以哪种可能性,都可能存在,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询问张玲,看还记不记得凝聚石符后,他跟她说过的话,也就清楚了。

    “记得。”张玲还是宅在异常诡泥里面,没有出现,可声音还是传出来了,“如果你担心,时间跳跃后的影响,那不用担心,因为现在也是属于我的能力。”

    看来只是问了一句,张玲就明白意思了,才做出回复。

    从张玲的话中,也可以看出来,封印在异常诡泥里的诡异街道源头,已经被张玲彻底制服了。

    就好像当初的致死镰刀,所以张玲也可以使用它的某些能力。

    果然在诡异游戏的鉴定里,异常诡泥还是只有一个异灵。

    这个就跟变异诡笔不一样,就算封印了别墅僵尸进去,变异诡笔里的异灵都被压制,可异灵数量该是多少,始终都保持着那个数量。

    那可是反抗根源,找到诡异规则漏洞的高等异灵,这样看来可能跟张玲差不多,实际上却还是有着差距。

    仔细想想,张玲好像都反过来,制定诡异规则,这可能就是根源异灵的潜力。

    说不定未来某天,张玲就能够成为根源性异灵,这个可能性很大。

    那时候,可能只要抱紧大腿,就不用担心大部分诡异的威胁了,就算是时间诅咒,都能够硬着头皮扛一扛。

    当然,这也就想想而已,徐阳很明白,就算他跟张玲关系很好,甚至连人和异灵的隔膜都消除了,但是任何时候都不该指望别人。

    人最终,还是要靠自己。

    正因为明白这点,徐阳才没有瞎混,面对诡异事件时,总是努力做到最好。

    这都是成长的必经之路,再厉害的求生者,面对诡异都是弱势的一方,更别说他在求生者里,也算不上顶尖。

    哪怕拥有两件特殊诡异道具,也名列特殊名单。

    徐阳不会妄自菲薄,比起大多数求生者,他确实算是比较厉害的了。

    可比起最到底他成为求生者的时间,还是有些短了。

    哪怕是任务间隔期很短,又经常在任务间隔期时,遭遇诡异事件。

    此时,从张玲那里得到答复后,徐阳也微微点头。

    同时又有个想法,张玲要是使用这个能力,是否会更厉害一点。说不定,还没有那么多的限制。

    毕竟诡异街道将人传送时,可没有白天不能使用的限制。

    只是因为能力被异常诡泥使用,才出现的情况,后面随着提升,有可能这些限制会慢慢消失。而且,对于诡异造成的影响,抗性也会越来越强。

    徐阳对此还是有些期待的,可在此之前,还是不要妄想太多。

    虽然通过时间跳跃,又回到了一个多小时前,可只是实验而已,对于徐阳来讲,重新回来的这一个多小时,没有太大用处。

    他也不用这么多时间休息,完美诡异体质之后,他已经很难感到疲惫了。

    体质越来越非人,面对普通人时,也容易产生生疏感。

    徐阳也感觉到,他面对其他人的时候,也变得有些淡漠,好在也只是这样而已,遇到事情,能够出手时,应该还是不会犹豫吧。

    对此,徐阳其实也不太确定。

    原来的时候,就算是一些惹他不大喜欢的人,徐阳也不介意。可现在,徐阳还真不敢保证。

    这也是坚守底线的原因,察觉到自身的心态转变,又只能接受,这种感觉是很可怕的。

    好在对于父母的态度,徐阳始终如一,面对在意的亲朋好友时,也是如此。

    父母那边,倒是不好过多打扰,他已经给了不少保命的东西。这样,就算遇到状况,应该也能应付。

    那时候,他再过去帮忙。

    至于现在,还是保持原状,每隔一段时间再见面比较好。

    哪怕是诡异频发,遇到诡异后,父母再次遭遇的可能性比常人要大。可一般来说,不太倒霉的话,遇到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

    反而是他,本来诡异体质就很容易招惹诡异,并且徐阳有些怀疑,他是否还有某些隐藏的特殊体质。

    类似江旭那样,只是性质不同而已。

    他似乎比起其他拥有诡异体质的求生者,更容易招惹诡异。

    要是这样,那么他成为求生者之前,为什么没有遭遇诡异呢,别说诡异入侵,因为诡异世界的接近,诡异也有所发生。

    只是猎诡者俱乐部里,记录的最早的求生者,就已经存在十年之久了。

    当然,徐阳觉得还有更久远的求生者存在,不是穿越历史的他,而是正常诞生的求生者。

    说不定,还有诡异游戏出现前,就存在的求生者。

    这就好像,谷曼漫和苏珊娜·茱莉两位一样,是最早的驱魔人,最终制造出驱魔人系统,是诡异世界一切驱魔人的起源。

    诡异游戏之前,就有类似求生者的存在,完全有这种可能。

    尽管那严格来说,不是求生者。

    这些都是不为人知的隐秘,别说他了,徐阳甚至觉得,就算是特殊名单上,位列前端的求生者,也未必了解。

    正因为如此,那些求生者们,才会一直追求零号的遗留。

    毕竟这个序列号,实在太特殊了,如果说一代表着开始,那么零就是开始之前。

    这也是为什么,所有特殊名单上的求生者,知道零号存在时,都觉得那可能是制造诡异游戏的人。

    因为零号不断的封印诡异,遗留的东西,能够获得诡异游戏的权限。

    甚至还有诡异游戏,谈到零号时的尊称,都透着不寻常。

    可惜的是,徐阳还不知道零号的面貌,就算是想要使用权限,只是想要看一眼样子,都没办法做到。

    对于零号的存在,徐阳还是有很大怀疑的,总觉得跟他有很大的关联。

    毕竟他现在,还有着某种情况下,将获得零号身份的能力。

    尽管这是挂在诡异游戏那里的能力,而且完全不受他控制,看情况简直就是,诡异游戏在某种时候,会让他做做某些事情,以零号的身份。

    正因为这样,徐阳更觉得不对劲。

    尤其是,因为时间印记的干扰,他还可能会穿越到过去。

    当初的征召任务,怎么想都是一个圈套,可到底是什么人,甚至是什么诡异,在背后推导,徐阳都无法确定。

    怀疑的对象很多,零号、诡异游戏、时间诅咒等等,甚至有可能就是未来的他自己。

    从获得权限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卷入到很大的麻烦里。

    毕竟后来徐阳也得知,那时候还没有刻上时间印记的他,却也穿越了时间。

    或许是更早的时候,在他成为求生者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了。

    回到特殊体质这个问题上,就算是这样,为什么在成为求生者前,他没有遭遇诡异事件。

    按照这样频繁的规律,怎么想都不对劲。

    说不定,正是成为求生者之后,才开始的这一切。

    要不是成为求生者,获得特殊诡异道具,普通人这样频繁的遭遇诡异,早就死的骨头都没剩下了。

    徐阳感觉有些头疼,越想越心寒。

    似乎背后,有某种视线存在,盯着他推导着这一切。

    特殊名单上的求生者,使用权限似乎可以做到,但那也是在进行任务的时候,平常也无法窥探。

    而且针对的,似乎也是新手期的求生者。

    这是给那些有权限组队的求生者,一个投资挑选的机会,而且每次窥探、干预都要消耗权限。

    新手期之后,也没办法窥探了,最多就是通过诡异游戏,知道部分情况,比如诡异称号、诡异体质之类的。

    即便这样,也要消耗权限。

    徐阳别说现在也是前百的序列号求生者,就算没有进入特殊名单,只是普通的顶级求生者,其他求生者也没办法使用权限进行窥探。

    更别说,现在也不是进行任务的时候。

    可如果是零号呢?

    徐阳摇摇头,没再多想,这些没法改变的情况,再想也只是让自己更加心塞而已。

    还是多想想父母算了,徐阳突然有种,打电话联系父母,哪怕只是说说几句话也好的冲动。

    可是现在是晚上,已经是深夜了,时机不是很合适。

    而且也担心,这样的联系也会出问题,所以这方面也稍微有所克制。

    最后徐阳决定,还是先待着吧,等到天亮以后,再去父母那边一趟。

    毕竟才刚完成诡异任务,间隔期才刚开始而已,就算是在任务间隔期也容易碰到诡异事件,可一般也不会刚回来的第二天,就碰上这么倒霉。

    这么久以来,也只有新手任务的时候,结束后第二天参加远房表妹婚礼时,才碰上这种情况。

    为什么感觉像是不久以前,徐阳摇摇头,应该是错觉。
    还在找"诡异生存游戏"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