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锦绣天唐 >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八章 好言相劝
    商议一番,终于将事情大体确定,并且针对李二陛下有可能出现的反应而做出了应对,届时还需要李承乾自己按照情况去把握。不过这些倒也无需担忧,毕竟李承乾本性仁孝,对于兄弟也甚是友爱,曾不止一次想要劝说李二陛下撤销晋王的圈禁之令,这回倒也算是两全其美。李承乾举起茶杯,感慨道:“孤冲龄继储,多年磨砺,却也未得寸进,愧对父皇,也愧对诸位不离不弃之贤臣。不过诸位放心,孤虽然不及魏王文采斐然聪敏绝伦,亦不及晋王仁孝和睦乖巧聪慧,却感念诸君之爱戴,厚爱之恩,没齿不忘。今日权且以茶代酒,聊表吾心,待到他日承继祖庭,永不相负!”

    言罢,一仰头,将一杯茶饮尽。

    房俊等人也连忙举杯,齐声道:“殿下宽仁至孝,体恤下属,实乃吾辈之幸运,天下之幸运。定当竭尽全力鞠躬尽瘁,纵然刀山火海,亦不相负!”

    同饮而尽。

    气氛陡然提升。

    这也算是李承乾与他的小班底一次小规模的盟誓,表露心迹,许以承诺,这对于坚定臣子的心志、提振团队士气皆有着不小的作用,只要这些核心人员能够一心一意的协助他稳定储位,必然事半功倍。

    没有谁是天生的忠诚热忱,大家拥护他也绝不仅仅因为他是陛下册封的太子,更大的原因是他能够给大家带来更大的利益。

    世间本就是如此,亲情、友情、爱情,实质上都很难完全摒弃利益的纠缠,达致纯粹的程度。

    稍后诸人尽皆散去,李承乾自去太极宫觐见李二陛下,诸人则等候消息。

    出了东宫,房俊与于志宁、张玄素作揖告别,回头见到杜荷并未离去,且神情忧郁,扭扭捏捏,不由奇道:“杜二郎可是有话要说?”

    杜荷摸了摸鼻子,说道:“其实,有一句话吾一直想要对二郎你说的。”

    房俊站住脚步,好整以暇,道:“怎么,刚才在太子殿下面前尚未怼的过瘾,眼下还要继续下去?”

    杜荷瞪眼道:“休要这般阴阳怪气,不是这事儿!”

    “那你说说到底何事?要说就说,某诸事缠身,没工夫陪着你在此兜圈子。”

    杜荷看着对方不耐烦的神色,顿时大为恼火,不过还是忍着脾气,眼皮上翻瞅着天,口中说道:“当日柴令武暗算于你,实则吾是知晓的,只不过后来却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未曾将此事道出。”

    原来是这件事……

    房俊颔首,道:“时过境迁,其实也没什么所谓了。”

    这都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更何况若非因为柴令武的暗算,自己怕是也没机会“夺舍还魂”,说起来倒是应当感谢柴令武一番,给他颁一个“超时空爱心人士”的锦旗,感谢他对“时空旅客”做出的卓越贡献。

    但说起究竟又多仇恨,那是“房遗爱”的事情,与他并无关系。

    杜荷却说道:“你自己或许已经不在意,但这件事在吾心中却始终视一根刺,不能释怀。咱们一起从小玩到大,虽然说不上如何情同手足,但这份交情的确与别不同,柴令武心黑手狠,吾鄙夷之。不过话说回来,你就算再是嫉恨柴令武,却又为何对吾也翻脸不认人?当初吾的确犹豫过,不知是否要将柴令武下黑手的事情说出,因为那样他会遭受极其严重的处罚,可后来你的态度却令吾极其恼火,所以才一直未将此事道出。”

    说到此处,他再次恼怒起来,瞪着房俊道:“就算你恨不得手刃柴令武,可那些与吾等何干?你不仅与吾疏远,更与荆王殿下反目,往昔玩在一起的朋友一个两个的都分道扬镳,丝毫交情也不顾及,这也太混账了吧?”

    看着他忿忿不平的模样,房俊有些无语。

    感情你这一直跟我横鼻子竖眼睛的,是因为小爷懒得搭理你,不跟你一起玩儿了?

    可问题是小爷不敢跟你们走的太近啊,咱现在支持太子,哪怕最后功败垂成,也不至于丢掉小命,凭借如今的势力与影响,就算将来晋王登基也得好好的加以笼络,大不了就是表面亲切,慢慢拾掇。

    但是跟你们掺和在一起,那就是在造反这条不归路上撒腿狂奔,最终落得一个身首异处的凄惨下场……

    然而这些话又不能说,毕竟这只是尚未发生的历史,说出来谁会信?

    只得说道:“非是某不愿与你亲近,实在是后来觉得荆王殿下动机不轨、所图甚大,心中有些害怕,不敢掺和进去。而且荆王此人薄情寡恩、心机阴险,吾等被其笼络,只不过是想要借助吾等家族之力量助其成事罢了,要么被他推出去背黑锅当替死鬼,要么狡兔死走狗烹,能有什么好下场?杜二郎你也要注意,吾等父辈皆为陛下之肱骨,万勿一时糊涂,走上悖逆谋反之路,自己身首异处也就罢了,还要玷污父辈之名声,使得万世唾骂!”

    杜荷面色难看,嘴巴动了动,却最终什么也没说。

    他时常参与荆王私底下的聚会,对于荆王的动机岂能毫无察觉?只是一直存着侥幸之心,试图两边押注,如今却惊醒过来,既然房俊都能够侦知荆王不轨之心,英明神武的李二陛下又怎能毫无所觉?

    以他对李二陛下的了解,一旦得知臣子有不臣之心,必然是雷霆万钧的手段,侯君集功勋赫赫,还不是被陛下予以铲除,丝毫不念往昔袍泽之情?

    身为皇帝,就得是六亲不认、心狠手辣。

    但是既然知晓了荆王的不轨之心,却一直未能予以针对,甚至放任自流……难道是李二陛下故意放纵,就是想要看看最终谁靠向荆王,贪图从龙之功,却忘了臣子之义?

    想到这里,杜荷身上的冷汗涔涔而下。

    房俊知道杜荷并非有多么坏,只是耍小聪明误入歧途,便提醒道:“吾等身为臣子,自当恪尽职守、忠心耿耿,天底下只有一个皇帝,那就是吾等必须效忠的对象。而太子乃是朝廷正朔,是陛下御笔册封之储君,效忠太子,便是效忠陛下,岂可有一丝一毫不臣之心?某言尽于此,杜二郎好自为之吧。”

    言罢,转身便想着东宫门前自己的亲兵走去。

    此处虽然在天街之上、东宫门前,距离太极宫也仅只是一墙之隔,但房俊可不敢保证关陇贵族们就不敢铤而走险,于皇城之中埋伏下箭手射杀自己。对于以造反起家、胁迫君王习以为常的关陇贵族们来说,没有什么是他们想干而不敢干的。

    芙蓉园里那一支足以穿金裂石的车弩,令他至今犹有余悸。

    抛头露面时刻都有危险,还是赶紧装乌龟躲起来最为稳妥……

    回到院,刚进了值房命人沏了壶茶,拿了一些点心想要垫垫肚子,便听闻有吏来报,说是魏王殿下前来,房俊连忙起身出门,将身形愈发苗条的李泰迎了进来,上上下下打量李泰颇有英武之气的模样,啧啧称奇道:“若非微臣与殿下相熟,怕是此刻都要怀疑是否有人易容改装、冒名顶替。”

    一个将近三百斤的胖子两年功夫减重一半,且两人并非时常会面,身材、容貌、气质上所产生的改变足以令人难以辨认。

    差距太大了。

    李泰没理会他的调侃,径自走进值房大马金刀的坐到椅子上,面露不悦道:“你这人到底怎么回事?说好了一起下江南,本王候你多日却迟迟不见动静,简直岂有此理。”

    房俊愣了愣,一拍额头,歉然道:“最近诸事缠身,差点将这事儿给忘了。”

    李泰瞪眼,瘦下来已经见到棱角的脸颊满是不爽,闷声道:“哪里是差一点?根本完全就忘到脑后了好吧!”div

    锦绣天唐
    还在找"锦绣天唐"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