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都市言情 > 女配(快穿) > 正文 第77章 六零养娃记9
    “你说现在的孩子也是厉害, 一个个书都不愿意念,一会儿批斗这个, 一会儿教育那个, 咱们小的时候,想念书都没有一个安定的环境呢。”

    “嘘, 别说了。”

    阿芜他们隔壁的位置坐着两个工人打扮的中年男子, 其中一个人环顾了一圈四周,然后用手推了推刚刚说话的那个人, 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那人显然也意识到了,现在所处的环境并不适合谈论这样敏感的话题。

    或许是运动的风潮还没刮到他们这个地方来,所以白桦县乃至周边几个县的人对这些事既敏感,却又不够敏感, 恐怕再过两三年, 刚刚说话的那个人一丁点和某小兵沾边的词语都不敢提及了, 即便是在家里,面对自己最亲的家人。

    几个孩子可就没有阿芜这样的担心了, 叽叽喳喳说着话,有几个孩子干脆对起了刚刚考试的答案。

    “最后一题最终结论是不是4啊?”

    “是4吗?难道不是7吗?”

    “应该是4吧, 过程是……先得出……再换算成……最后应该是4吧?”

    “我的答案也是4。”

    “诶呀, 我的计算过程和你们是一样的,可是最后把答案算错了,明明叶老师提醒过我让我仔细检查的。”

    “选择题最后一题你们选的是什么, 这题好难啊, 到最后我也没有解出来, 还因为这道题目没来得及检查其他题目。”

    “我选了c。”

    “我选了b。”

    ……

    七个孩子讨论地热火朝天,刚刚因为粗心计算错最后那道大题目的张恒苦着一张脸,显然已经失去了对其他题目的信心。

    “如果只是计算错误,这道题还是能够得分的,不要失望,不过经过这件事,你也应该更加正视自己的问题了,张恒,你的目标不是想当机械厂的工程师吗,在设计机器的时候要是因为你的粗心计算错了一些数据,对于工人来说,可能会威胁他们的人生安全。”

    阿芜没有责骂,而是更加耐心地教育。

    “我知道了,叶老师。”

    张恒点了点头,比起平日里的漫不经心,这会儿在竞赛中尝到粗心大意教训的他显然认真多了。

    “七号桌取菜!”

    大厅和厨房相隔的窗口突然钻出来一个脑袋,那个厨师打扮的男人用大铁勺敲了敲窗口,大喊了一声。

    这个年代可没有服务员这个说法,人人都是平等的,服务员是带有资本主义余毒和享乐主义的词汇,因此在国营饭店里,没人会替你端菜送饭,等菜烧好了,厨师会在窗口喊一声,你得自己去窗口取菜。

    阿芜一个人端不过来那么多盘子,几个个子相对比较高的学生就帮她一起端。

    一盘炒白菜,用大盘子盛着,拱成一座小山,顶上都冒尖儿了,这盘白菜应该是用猪油炒的,不仅闻着有股荤肉的香味,看上去也油汪汪的,让常年缺乏油水的孩子们看的眼睛都快直了,即便是家家户户都有的白菜,就着这样的炒白菜,他们也能吃下好几碗饭。

    除了这道炒白菜,还有一道葱炒蛋和一道酸菜炖大肉。

    现在鸡蛋可是稀罕的东西,因此一大份葱炒鸡蛋,葱偏多,鸡蛋偏少,为了调味,厨师应该加了点黄酒去腥提味,在加热的过程中,黄酒蒸发了不少,只余淡淡的酒味儿混杂着葱香和蛋香。

    这份炒鸡蛋的火候有些过了,几块鸡蛋边沿有些焦黄,可这种焦味并没有掩盖饭菜本身的滋味,反而使得鸡蛋多了一点焦脆的口感,更添风味。

    三道菜里酸菜炖大肉才是重头戏,这几年里阿芜也只给自己开过一次小灶,其中就有这道酸菜炖大肉。

    据说店里的酸菜都是掌勺的大厨自己做的,这是他们家祖传的方子,做出来的酸菜足够酸爽,酸汤也足够浓郁,跟带着大块肥肉的猪头一块炖煮,能够很好中和猪肉的油腻,还因为酸楚的味道,更大程度刺激味蕾,让你越吃越爱,胃口大开。

    这三道菜的分量很足,为了配这三道菜,阿芜还特地多要了一点饭,可几个孩子太久没有吃过这样丰盛的饭菜了,最后她点点那些饭还不够吃,又加了九个杂粮馒头,幸好她多带了一点粮票和现金,要不然还不够几个孩子吃呢。

    果然老话说得对,半大小子吃垮老子,今天她带出来的那七个学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难得吃到这么好吃的饭菜,一时间绷不住,敞开了肚皮,这不就差点吃垮了叶芜这个老师。

    最后酸菜炖大肉剩下的那点酸汤水都被几个学生蘸了馒头,一丁点都没有浪费。

    等吃饱了,回过神来,几个学生就有些懊悔了,明明在来国营饭店吃饭之前他们都说好的,要吃少点,别花老师太多钱,可真等沾上了荤油的味道,理智就跑偏了。

    吃饱的几个孩子暗自羞愧,心想着该做些什么回报老师。

    要是这一次竞赛能够取得成绩就好了,听说第一名能够得到县里给予的10块钱奖金呢,最差的第三名也能得到五块钱,而且县里给予了奖励,公社应该也会有所表示吧。

    再不济,就去帮老师挑水打扫卫生,反正这样的活,他们都是做惯的。

    阿芜不知道这些可爱的孩子想了些什么,吃完饭后,看她和校长约定好的时间也快到了,就带着孩子去了县城外通往红星公社的那条大路,等待校长赶着牛车来接人。

    牛车自然是和公社借的,不管怎么说,孩子们参加比赛代表的也是红星公社,虽然整个公社的人都不觉得他们的学生能够取得不错的成绩,但这点小忙还是要帮的,毕竟红星公社距离县城可不算近,按照孩子们的脚程,起码得走近三个小时呢。

    阿芜先去了一趟学校,然后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回张家沟。

    这辆自行车是阿芜去年买的,凤凰牌,因为是二手的旧车,不需要自信车票,而且价格比新车便宜了一大半,只花了阿芜八十多块钱。

    这辆自行车是况爱军的上司找关系弄来的,据说原先是某干部的公车,年份有些久了,部分零件需要维修,正好那个干部升上去了,现在可以和别的领导公用一辆小轿车,这辆自行车自然就报废了。

    虽说是一辆报废车,可在经过维修刷漆后,和新车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区别了,至少阿芜用的很顺手,一点都感觉不到这是一辆骑了好几年,故障过好几次的自行车。

    这辆自行车的出现很大程度解决了阿芜上学难的问题,以前她带着俩孩子来公社小学教课起码得走四五十分钟,因为孩子小,阿芜还得走走停停,轮流抱着两个孩子。

    自从有了这辆车,阿芜就让手巧的公公做了一个能够固定在车后座的双人椅,上面还有用于防止孩子摔下后座的布条,每天骑车带着孩子上学,阿芜能够节约近半个小时花在路上的时间。

    况爱军活着的时候一定是一个很优秀的人,所以才会让他曾经的长官在他死后多年依旧惦念着他的老婆孩子。

    阿芜琢磨着,等某场运动过去,她一定要重新替况爱军立一个坟,在给他多烧一点纸钱下去。

    “草妮儿回来了!”

    “草妮儿,你快回家看看吧,看看谁回来了!”

    “草妮儿,你可真有福气呦。”

    今天和往常不同,从村口到家门口等那段距离,阿芜遇到的每一个村人脸上都挂着笑,表情有些复杂,既有庆幸,又有激动,还有一些说不上来的古怪。

    “说错了,不是回家,你回你公婆家。”

    “对对对,赶紧带着孩子过去吧。”

    一个个的,比她这个当事人还要急,恨不得代替她加速,赶紧回家。

    阿芜心中疑虑更重,到底家里来了什么人,让村里人会有这样的表现。

    偏偏这些人似乎都想给她一个惊喜,只说让她赶紧回家,也不说到底是谁回来了,阿芜想不明白,家里来了哪个大人物,会是她的福气。

    不过既然大伙儿都这么说了,阿芜也不打算回家,直接骑车去了隔壁不远处的大哥大嫂家,看看到底来了哪位人物。

    “爷,奶,二伯母回来了!”

    阿芜将自行车停在院子里,上完锁后将奔波了一天,这会儿已经开始打瞌睡的两个孩子抱了下来,没等她进去呢,就被大侄子况建业的大嗓门吓了一条。

    原本快要睡觉的壮娃和宝娃打了一个激灵,比较浇灌的宝娃瘪着嘴,仿佛下一秒就要哭了。

    好在她虽然娇气,却也不是一个爱哭包,揉了揉眼睛看到抱着她的妈妈后就收起了眼泪,然后打了个瞌睡,小脑袋一点一点地,再一次打起了瞌睡。

    壮娃倒是清醒了,咯咯笑着冲大堂哥跑去。

    这时,屋里走出来一个人,挡住了站在堂屋外的况建业,壮娃扑过去,刚好抱住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

    壮娃觉得自己被一座大山挡住了,眼前只看得到两条粗壮结实的大腿,以及军绿色的长裤,他将头高高仰起,才看清自己抱住的那个人的模样。

    对方很眼熟,像是挂在自家堂屋墙上照片里的那个人,可是对方比照片里的人更黑,也更瘦了,让壮娃不能确定对方是不是照片里的那个人。

    应该不是吧?

    壮娃知道,挂在墙上的那个人是他和宝娃的爸爸,村里的孩子都有爸爸,就他和宝娃的爸爸比较特殊,长在照片里,壮娃以前想爸爸的时候,也会在晚上偷偷溜到堂屋,和照片里的爸爸商量,问问他能不能从照片里出来让他骑一下大马,就像是其他小伙伴的爸爸一样,逛集市的时候让他骑在他的脖子上,据说这样能够看到更远的地方呢。

    可惜照片里的爸爸还不会说话,总是不肯答应他的这些要求。

    后来壮娃知道了,爸爸不是长在照片里,他的爸爸去世了,他和妹妹都是没有爸爸的孩子。

    不过没关系,壮娃和妹妹有全世界最好的妈妈,他只是在偶尔,真的只是偶尔,会为了别人有爸爸,自己却没有爸爸而难过。

    “草妮儿,看看谁回来了,爱军他没死,他还活着!”

    许三婆从里头出来,看到完全愣住的二儿媳妇高兴地说道,对于况家人来说,况爱军还活着,就是今天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阿芜此时是懵逼的,她当然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个男人,可问题是况爱军不该活着啊。

    在原著的小说中,直到金巧巧病逝,况爱军都不曾出现,可为什么这一世,况爱军会在他“牺牲”后的第三年回来呢?

    阿芜受到了冲击,她怀疑眼前的人不是况爱军,而是况家哪个远房亲戚,模样上与况爱军有几分相似。

    可理智告诉阿芜,眼前的人应该就是况爱军无疑了。

    这么一来,这一世的所有改变都找到了合理的借口。

    为什么部队给予补贴的方式改变了,不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只是提高抚恤金额,而是给她找了一份工作,如果况爱军活着,只是隐匿起来进行某项特殊任务,碍于任务的性质,他不能出现在人前,部队上为了替他顾好大后方,给予他的妻子一份固定工作确保她能够养育一双儿女,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恐怕所谓的二手自行车也是假的,怪不得况爱军牺牲的第二年,他的上级领导还能记着他,为他“守寡”的妻子送来一辆代步的自行车。

    “爱军,你媳妇一定是高兴坏了。”

    许三婆擦了擦眼泪,除了叶芜刚回家的时候,眼神就没有从失而复得的儿子身上挪开过。

    “还有壮娃和宝娃,你都三年没见过这俩个孩子了,壮娃和宝娃现在都有大名了,壮娃叫况建康,宝娃叫况宝华,如果你还在的话,俩孩子的名字应该和你商量着起的,只是大伙儿也都不知道你还活着,不过草妮儿厉害,现在都在公社小学当老师了呢,她取的名字一个比一个好听。”

    许三婆半蹲下身,摸着孙子的脑袋,“壮娃,这是爸爸啊,快叫爸爸。”

    爸爸!

    壮娃猛的抬头又看了眼那个高大的男人,然后飞快松开抱着他大腿的手,冲向了站在院子里的妈妈。

    他抱住妈妈,然后将脸埋在妈妈的腿上,躲开那个奶奶口中是他爸爸的男人。

    他和妹妹的爸爸明明已经死了!

    所有人都知道况爱军是为国捐躯的烈士,村里的大人再损也不会拿烈士开玩笑,可孩子们就不一定了,他们不清楚烈士到底意味着什么,只知道壮娃和宝娃与别的孩子不同,是没有爸爸的孩子,因此时常拿这件事取笑兄妹俩。

    虽然只要有大人看见,那些嘲笑他们的孩子就免不得回家挨揍,可对于壮娃和宝娃来说,受到的歧视和攻击是不能抹去的。

    以前壮娃以为爸爸活在照片里,后来他知道爸爸死了,所以即便被嘲笑,他也强撑着不在人前难过,因为他知道,每次他和妹妹难过了,妈妈就会更难过。

    可现在爸爸活着,那他为什么现在才出现啊,他不想要爸爸了。

    “壮娃,快过来,这是爸爸啊。”

    许三婆看向了儿媳妇,想让儿媳妇劝孙子一句。

    “妈,孩子可能是怕生,不过没关系,这一次部队给了我很长的假期,多处一段时间,孩子就不会这么怕我了。”

    况爱军看着站在院子里的娇小女人,捏紧拳头才控制住想要冲过去紧紧抱住她的冲动。

    这种感觉来的太突然了,明明在他以往的感觉里,叶芜只是一个相敬如宾的妻子罢了,怎么在见到人的那一瞬间,反而失控了呢?

    “妈,我饿了,咱们吃晚饭吧。”

    回公社花了不少时间,阿芜又在公社小学待了一会儿,因此回到家的时候,也已经接近吃晚饭的点了。

    “对对对,吃饭吃饭!”

    许三婆被转移了注意力,这会儿儿子说什么,她都只会点头应下。

    这一顿晚饭况家人全都聚齐了,包括况爱党夫妇。

    韦小春这几年没有占到叶芜的便宜,对待叶芜的态度越发恶劣了,她哪里知道况爱军居然没有死,三年后活着回来了。

    韦小春也不笨,很快就猜到或许况爱军是执行什么秘密任务去了,现在任务完成了,所以回来了,要不然,他这会儿也不敢光明正大的出现。

    能让他诈死执行三年任务,那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任务,韦小春觉得自家这个厉害的二伯哥恐怕马上就要提干了,张家那个儿子据说也快要再次提干了,自家二伯哥一向都比他厉害,这次应该能够越过连长,直接捞一个营长当当吧?

    韦小春快毁死了,早知道况爱军那么能耐,这几年她也不会和叶芜闹成那样啊。

    吃饭的时候,韦小春一直搭话想要知道况爱军这三年做了些什么,这些年没发的津贴什么时候补上,数额有多少,只可惜都被况爱军用机密搪塞过去。

    三年不见,况爱军越发不好亲近了,韦小春看着他摆着冷脸心里就有些犯怵,被搪塞的次数多了,也不敢再问了。

    况老爷子等人关心最多的还是况爱军的身体情况,不过这些中午的时候就已经问的差不多了,吃饭的时候,他们也只能说些叶芜和孩子们的话题,既然况爱军回来了,就好好陪陪老婆孩子,把这三年的时间都补回来。

    全程,阿芜都很安静,只顾着自己吃饭,偶尔在孩子吃成大花脸的时候替他们递手帕,让他们自己擦脸。

    晚饭后,况爱军跟着叶芜回家,一路上,况爱军好几次想要开口,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叶芜同志,你是一名军嫂,应该有比一般人更高的觉悟。”

    况爱军看着自己老婆回家后抓着两个小不点洗澡,又揪着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擦脸,心里有点小酸涩,他也想享受一下这样的待遇。

    可惜从见面到现在老婆还没和他说过一句话,显然很不待见他。

    况爱军想过要不要服个软,可他是个男子汉,哪有男子汉和老婆道歉的。

    “呵呵。”

    叶芜笑了笑,端起脸盆,将脏水泼到了院子里种着蔬菜的自留地里。

    呵呵是什么意思?况爱军看叶芜笑了,心里一松,可莫名又觉得呵呵二字意味深长,不像是他理解的正常笑声。

    “那就请伟大的况爱军同志和部队过日子去吧,老婆孩子觉悟不高,没办法跟随你的脚步了。”

    阿芜从房间里搬出一床被子,又拿了一个枕头,将枕头塞到况爱军的手里,又将被子盖在他的头上,然后一左一右抱着俩孩子回了卧室,将卧室的门重重关上。

    真当她稀罕他不成?

    阿芜知道况爱国或许有难言之隐,可他让家人以为他死了三年,难道不应该说句抱歉,给个解释吗?

    居然和她讨论起军嫂觉悟来了,这军嫂谁爱当谁当。

    况爱军懵逼了,回家第一天,他被老婆赶出了房门,谁能告诉他,三年不见的老婆应该怎么哄。
    还在找"女配(快穿)"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