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三国奇公子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江东小霸王在此!
    丹阳郡,丹阳城中。

    一处偏僻的民居之内,随着夜色渐起,两名黑衣人先后走了进来,等到入了厅中,一盏油灯在暗处亮起,为首一名虎背熊腰,英姿勃发的少年头上缠着孝巾,朝着二人拱手道,“孙策见过舅父、兄长。”

    一名年近四十的汉子一把扶住少年,缓缓开口说道,“伯符,都是自家人,何故如此见外。”

    等到引领二人在主位上坐定,孙策跪倒在地,嚎啕大哭,大哭过后,红着眼眶说道,“还请舅父、兄长助我,某家想召回家父旧部,招兵买马,尽起江左兵马,杀入荆州,以报家父血仇!”

    那四十岁左右的汉子不是旁人,此人姓吴名景,乃是孙策母亲的亲兄长,孙策的亲舅父,听到孙策所言,吴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伯符,若非你父孙文台,某家也坐不上这丹阳太守的位子,你想要报仇,舅父我支持你,可你要清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要是鲁莽行事,非但不能成事,反而会坏了大事。”

    另一人二十二三岁左右,可看此人面上的粗粝和手上的老茧,就知晓此人武艺非凡,这人正是为孙坚扶灵回吴郡的孙贲,看到孙策一个男子汉悲恸如此,孙贲也不禁红了眼眶,沉声说道,“伯符,叔父待我如同亲子,莫非某家就不想为叔父报仇么?为兄告诉你,你要记住,荆州黄祖确实是杀害叔父的凶手,可袁术也不是什么好人,若非袁术一再逼迫叔父速速攻打荆州,叔父也不会如此冒险。”

    孙贲语气中满是愤恨的说道,“荆州黄祖、九江袁术,都是叔父的血仇。可如今我等势弱,若不隐忍,又如何能为叔父报仇?某家若不屈居袁术麾下,恐怕只能回乡,那手中这数千兵马也保不住,更不要说为叔父报仇了。叔父余部更是被袁术所迫,在袁术麾下忍辱负重,这些人都是叔父的生死兄弟,莫非他们就不想为叔父报仇么?孙河倒是一心要为叔父报仇,我等挡都挡不住,可如今你是否还有孙河的消息?”

    孙贲拍了拍孙策的肩膀,缓缓开口说道,“伯符,你是叔父的长子,现在要做的就是忍辱负重,等到有一天你能力足够的时候,才能振臂高呼,为叔父报仇。”

    孙策面色有些尴尬,开口说道,“舅父,兄长,莫非我等尽起丹阳之兵,借着你我勇武,还无法一统江左,与袁术争相抗衡,借机进攻荆州,与刘子瑾一较高下么?”

    吴景叹了一口气,指着孙策说道,“伯符,有想法是好事。可你要清楚,你现在凭什么想着自己能够召集丹阳精兵?丹阳精兵虽好,可个个都是桀骜不驯之辈,莫非你以为,打着你父亲的旗号就能将这些兵马聚集起来么?”

    孙策拜倒在地,带着几分勇烈道,“还请叔父教我!”

    吴景开口说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将你的名声打起来,让江淮之地,人人都知道,你孙策是什么人,你孙策有多厉害,这样才能让这些桀骜之辈臣服于你!等到你有了名声,才有本事振臂高呼,一统江左之地,藉此同袁术、刘表相抗衡。”

    看到孙策虚心受教的模样,吴景继续开口说道,“还有一点,那就是人心,你务必要想办法,将你父亲那些旧部从袁术手中讨要过来,一则程普、黄盖、韩当、朱治等人,都武艺非凡,二则,这几人都是你父亲麾下旧部,跟随你父亲南征北战,统军之能不若,有这些人襄助,你定可如虎添翼。”

    吴景顿了顿,看到孙策面色变化,似乎将自己所说记住了,这才缓缓开口说道,“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人心,你若是将这些人收拢麾下,定可成就一段美谈,可要是因为你鲁莽行事,让这些人被袁术所害,那你可以想一想,天下十三州,人人见了你都会说,那就是害死父亲亲近心腹的孙伯符,你想一想,到了那个时候,你与吕奉先何异?”

    孙策颔首道,“叔父放心,孙策晓得轻重,定然会将家父麾下残部完整带回来。”

    孙贲叹了一口气说道,“伯符,却是苦了你了,如今朱治尚且困在袁术麾下,我等身边没有个智谋之士为你出谋划策,兄长我一介武夫,别的帮不了你,等到你用得到为兄的时候,只要你一句口信,为兄上刀山下火海,绝不皱眉!”

    孙策稍稍犹豫了片刻,开口说道,“舅父,兄长,莫急,我与广陵张纮张子纲相交莫逆,此人如今就在府上,待我将他请来,你我四人共同参详密议,定然可以谋划出一条完备的策略。”

    半刻钟后,一名面色威严的中年士人走了出来,看到吴景、孙贲二人后,拱手道,“见过吴丹阳、孙都尉!”

    等到张纮坐定,吴景、孙贲二人将事情说完,孙策这才拜伏在地,开口说道,“张公与我相交莫逆,某家素知张公才智,还请张公教我。”

    张纮看着双目通红的孙策,缓缓开口问道,“不知伯符是志在天下,还是只欲为孙破虏报仇雪恨?”

    孙策虽然受父亲影响,最喜舞刀弄棒,可在母亲的督促下,也是熟读四书五经,通晓六艺,听到张纮的话,心中纠结不已,犹豫了好一会,孙策才开口说道,“还请先生为我解惑。”

    张纮缓缓开口说道,“伯符,你若是只为报孙破虏血仇,凭借你的武艺,加上某家谋划,有个一两年的时间,训练上一批死士,自然可以让伯符手刃黄祖、袁术等仇敌;可伯符要是志在天下,那我等就要从长计议,好生谋划一番,先谋取名望,随后扩大自身实力,收拢兵丁,招徕名士,割据一方,以为汉室外藩。”

    孙策听到张纮的话,将额上的孝巾向上拢了拢,一字一句的说道,“孙策志在天下,先生何以教我?”

    张纮看着孙策说道,“伯符,某家若要你认贼作父,不知你可否办得到?”

    听到张纮的话,孙贲对张纮怒目而视,孙策双眼瞬间变得通红,过了好一会,孙策眼中的凶意才消散去,随后一口带血的唾沫吐在地上,孙策将拳头攥的死死地,一连串的鲜血从孙策的掌心流出。

    孙策忽然仰头说道,“能!还请先生教我!”

    张纮缓缓开口说道,“某家听闻消息,朝廷已经委任东莱刘繇刘正礼为扬州牧。伯符可率上百十名心腹勇士,率军投奔袁术,吴丹阳和孙都尉可以迎奉刘正礼,让刘正礼一统江左之地。”

    看到三人疑惑的神色,张纮慢条斯理的说道,“伯符,切记,你在私下里要对袁术事以父礼,但大庭广众之下要表现的桀骜不驯一些,万万不可对袁术以父称之,袁术麾下兵多将广,伯符你大可大展拳脚,打响你孙策的名声。至于其他,等到你将孙破虏旧部收拢到麾下的时候,我等再做图谋。”

    “但有一点,伯符切记!”张纮带着几分叮嘱说道,“日后刘正礼与袁公路起冲突,江左江右大战起的时候,伯符一定要请缨为袁术先驱,率先渡江,从牛渚渡江,率先占据石城、丹阳二县。”

    吴景这番明白张纮的打算,指着张纮说道,“子纲先生,莫非你的意思是让我等割据江左,到时候让袁术与刘繇争锋,我等从中渔利。”

    张纮抚了抚须,含笑点头说道,“如今我等实力不足以割据一方,也只有等到袁术与刘繇争锋的时候,左右逢源,让我等实力逐步提升。”

    孙贲叹了一口气说道,“先生的计策是极好的,只是袁术此人贪婪成性,我叔父麾下部属皆是精锐,袁术又如何舍得放手?”

    听到孙贲叹气,孙策目光闪烁,随后缓缓开口说道,“兄长不必忧心,某家自有打算,想办法从袁术手中讨要家父麾下旧部,这点办法某还是有的。”

    随后孙策起身,朝着吴景和孙贲一拜,缓缓开口说道,“日后江左事务就交给舅父了兄长了,某家血仇成败,全身系于二位之手了。”

    吴景颔首道,“伯符,你且放心,某家自当尽力而为。”

    孙贲指着孙策说道,“伯符,你我兄弟也,汝父我叔,我为汝兄,岂有兄长不顾弟者耶?”

    吴景知道是到了该告辞的时候了,自己虽然是孙策舅父,可要是事事都要弄个一清二楚,到时候万一要是出了纰漏,孙策岂不反过来怨愤自己,自己现在只要做好该做的事情,日后保住孙、吴两家家小还不是问题。

    吴景站了起来朝着孙策颔首道,“伯符,我和伯阳就先回去了,我二人要商议一下,尽快派人迎接刘繇前来江左才是,要是刘繇出了意外,则我等大计空谈而已!”

    等到孙策送走了吴景二人,这才回转过来,将张纮迎到密室中,缓缓从腰间贴身解下一物,等到孙策将那物品上的白布解开,张纮抬眼看去,却是一方玺印,但见此物方圆四寸,其上纽交五龙,印玺下方一角有用黄金修补的痕迹,张纮惊叫一声,“传国玉玺!”

    随后张纮指着孙策,带着几分疑惑开口问道,“伯符,莫非,当年洛阳传言,是真的?”

    孙策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这方玺印确实是家父自洛阳所得,我欲将此物献于袁术,让他将家父残部划归与我,不知先生以为如何?”

    张纮看着孙策说道,“伯符,你可想好了?这东西,可是天下至宝,你日后要是有此物在手,凭借此物足以与天子分庭抗礼。”

    孙策点了点头,带着几分痛心说道,“先生,此物再好,也不过是一件死物而已!若能用此物换回家父旧部,也算是物尽其用!可此物如今留在某家手中,与石头又有何异?若是此物与我无缘,天命不可强求,若此物与我有缘,某家定当失而复得!”

    说完孙策看着张纮说道,“想必先生也清楚,要是这天下英豪知晓此物在我身上,恐怕孙策日后不得安宁了!”

    张纮朝着孙策拱手道,“伯符好魄力,就论伯符今日这番取舍,日后也定然可以成就一番大事!”

    孙策还礼道,“某家在九江,家小在江都,就拜托子纲先生了。”

    张纮指了指孙策,又指了指自己的心口,一脸认真的说道,“某家性命若在,定然保伯符家小无忧,若是伯符家小出了意外,那某家定然先一步到九泉之下静待伯符。”

    孙策再次拜谢,缓缓开口说道,“袁术麾下危机四伏,还请先生教我保命良策。”

    张纮开口说道,“伯符切记,可学霸王傲骨铮铮,不可学霸王傲气凌人,你要让袁术看到,你孙伯符,就是一个匹夫,一个实力可以碾压袁术麾下诸多武将的悍将,但千万不能让袁术看到,你的聪明才智。切记住,大智若愚,装笨,不比你算计他人容易。”

    孙策拱手道,“孙策明白了,多谢先生教我,某家粗通文墨,此生有两大愿,一曰斩杀黄祖为父报仇,二曰和吕布一较高下,还请先生多多帮我传播名望才是。”

    张纮看到孙策霸气侧漏的模样,指着孙策说道,“此乃江东小霸王也!”

    孙策听到张昭的话,高声道,“某家江东小霸王孙策是也,尔等何人敢与我一战?”

    看到孙策的神态英姿,张纮含笑道,“张纮祝将军早日归来,将军率众南归江左之日,就是张纮南来效力之时!”

    孙策指着张纮道,“有我江东小霸王孙策一日富贵,就有你张子纲一日富贵!”

    数日之后,寿春城门外,一人一骑,长枪指向天空,高喝一声“江东小霸王孙策在此,某家率众前来投奔,不知袁公可在?”

    听到青年那声响彻全城的暴喝,青年身后那百余名衣甲整齐的健儿心中迸发出无边的豪气,“如此英姿,不愧是孙破虏之子,也值得我等誓死追随了。”

    若干年后,这淮南寿春城中,还有百姓依稀记得那道霸气无匹的声音,满是缅怀的对儿孙说道,“当年啊!就在这寿春城外,那位将军才算是当世英雄呢!一声喝声,让某家记忆犹新,某当时还以为这是霸王转生了呢!”
    还在找"三国奇公子"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