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正文 第340章 裂开了
    ?

    陈歌掀开了黑袍的头套,下面是一张被毁了容的脸。

    “你们的会长到底是谁?”

    “反正不是我。”黑袍这时候脸上居然露出了笑容,他嘴唇弯出一道弧线:“慢慢猜吧,你临死之前一定会见到他的。”

    说完后,黑袍嘴里面冒出一道道血丝,那些血丝好像拥有自己的生命一样,从他的身体里爬出。

    一条条青筋浮现在皮肤表面,黑袍似乎正忍受着一种超越感官极限的痛苦,他张大了嘴巴,能看到他的上颚、咽喉都布满了血丝。

    “他身体里的血丝好像在吞食他自己。”陈歌握紧碎颅锤想要过去给黑袍一锤试试效果,但是被旁边的女人拦住。

    那些血丝从黑袍身体里钻出,将他包裹了起来,只能看出一个大概的人形。

    “会长就在你身边,他一直关注着你,你是他见过的所有人中,最有趣的一个。”

    嘶哑的声音从黑袍里传出,陈歌和红棺里的女人看着黑袍被一点点蚕食掉,化为血丝的一部分,然后钻入了血红色的土地当中。

    “那些血丝是什么东西?”

    “你可以把它理解为红衣厉鬼身体的一部分。”女人捡起地上的黑袍,好像在里面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你带着两个孩子离开吧,在门内呆的久了,就回不去了。”

    女人抓着黑袍消失在红雾当中,陈歌看着她离去的方向,心中有些疑惑:“那件黑袍里藏着什么东西?我怎么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一丝惊喜。”

    陈歌在祠堂房顶上找到了白猫,它到现在还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咬着瓶子,白毛竖起,明显是受到了惊吓。

    “下来吧,没事了。”白猫过了半天才从屋檐上跳了下来,陈歌接住它的时候,发现白猫好像变沉了一点:“你这猫怎么什么都往嘴里塞?”

    陈歌掰开白猫嘴巴看了看,连个血丝的影都没见到。

    “那玩意是怪谈协会给红衣准备的,一只猫吃了会不会出现问题?”

    陈歌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他发现白猫并无异常,就先把它塞进了背包,然后带着两个孩子回到女人曾居住过的卧房。

    “血门开在她的房间门口,可见对她来说,这扇门每次打开都是一场噩梦。”

    面前的血门已经闭合,陈歌推了几次发现没有用。

    “让我来吧,江铃教过我开门的方法。”

    范郁按住房门,女人送给他的镯子上渗出鲜血,染红了他的手掌,一点点将门推开。

    离开血门的时候,陈歌拿出黑色手机看了一眼,他一直在等待手机提示信息。

    黑袍男人有很大的概率是第三病栋的九号房病人——吴非!

    但是这人死后,黑色手机并没有收到提示信息。

    每杀死一个第三病栋的病人,第三病栋试炼任务完成度都会提高,完成度超过百分之九十就能获得这个三星场景的隐藏道具!

    当初熊青被捕,魔鬼男被杀的时候,黑色手机都收到了提示,可这一次吴非死亡后,手机却迟迟没有发来信息。

    “是不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陈歌回忆遇到黑袍后的所有细节,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很关键的一点。

    “黑袍一直尾随在我们身后,确定张雅沉睡才动手,他见到我后的说的第二句话改变了语调,模仿当初那个跳楼的侦查员。”陈歌皱了皱眉,黑袍人好像也没有什么可疑的举动:“难道他没死?血丝包裹着他的灵魂逃走了?还是说他把自己意志的一部分藏在了其他地方?就像当初操控那个侦查员一样?”

    陈歌又回想起了女人在捡到黑袍时奇怪的反应,觉得那件黑袍也有问题。

    “可惜了。”张雅沉睡,他现在没有底气去向那个女人讨要黑袍:“推门之人,在门后的世界里似乎要比普通红衣强很多。”

    从宅院里出来,陈歌思考再三,决定先不去水井那里凑热闹,准备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蹲到天亮再说。

    带着两个孩子,陈歌来到了村子中心,他顺着的祠堂里的密道进入二层小楼当中。

    “阿婆,你睡着了吗?”

    陈歌抱着两个孩子进入小楼,他上到二楼以后发现老人并没有在隔间里。

    “人呢?”陈歌放下江铃,抓住碎颅锤:“老太太双腿肌肉萎缩,根本没有办法自己下床走动,除我之外还有其他人进来?”

    房间里所有家具都完好无损,桌椅板凳都和他第一次进来时一样,如果老人是被强行带走的,屋内不可能这么干净。

    陈歌拍了拍范郁的肩膀:“你有没有在这屋子里看见什么人?”

    “没有。”范郁摇了摇头。

    “那她能跑到哪去?”

    屋里交织着婴儿的哭声,小楼不大,找遍了都没有看到那个老人。

    “真是见鬼了。”陈歌将昏迷的江铃放在床铺上,他则直接坐在了地上,刚准备缓口气,村子西边传来一声枪响!

    “枪声?是老魏?”陈歌又重新爬了起来:“他们回来了?是遭遇了不测,还是支援赶到?”

    枪声只响了一次,然后外面就恢复死寂。

    陈歌担心白大爷和老魏的安全,带着范郁和江铃又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朝着村子西边赶去。

    此时大山尽头的天空已经泛起蒙蒙的亮光,黑夜很快就要过去了。

    等陈歌再次来到村子西边时,十号早已经离开,熊青和鬼婴都不见了踪影,现场只剩下瘫倒在地的村民。

    “我离开后,这里又发生了什么事情?”陈歌抓起一个村民想要询问,可对方好像受了什么刺激,神志不清,胡言乱语,嘴里不断重复着——裂开了、裂开了。

    陈歌不确定这是他们当地的方言,还是真的有东西裂开了。

    他左右环顾,看到了躺在水井旁边的朱姓女人,披头散发,很是凄惨。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陈歌因为职业原因,治疗昏迷、晕厥很有心得,在他的帮助下,朱姓女人慢慢苏醒过来。

    “别怕,那些黑袍人已经离开了。”陈歌搀扶着虚弱的朱姓女人:“你能不能告诉我,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拿着木盒的黑袍人呢?”
    还在找"我有一座恐怖屋"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