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正文 第693章 我也曾做过主播
    “四个?”

    看到穿着病号服的怪人伸出了四根手指,黄狐有种心肌梗死的感觉。

    胸口很疼,脑袋昏沉,如果不是还在直播,他估计会直接扔掉手机,撒腿就跑。

    冷静!这是在鬼屋里!那些都是鬼屋演员!没事的,没事的!

    黄狐想要努力说服自己,可是他的身体已经开始不受控制,小腿打颤。

    平时能言善辩的他,这个时候却说不出一句话,阴寒之气从四面八方袭来,他能感觉的到眼前的四个家伙非常特别。

    就算先天畸变的人,长大后身体也不可能呈现出如此怪异的模样。

    他们的手脚扭成了麻花状,骨骼变形,有的双眼被挖去,只剩下两个漆黑的孔洞,还有的眼眶里满是眼白,不时会转动几下。

    四名患者并排向前,光线扭曲,黄狐这才看到面前的四个人全都没有影子!

    “别过来!”惊声尖叫,此时的黄狐早已没有了在房间里的淡定,他知道刚才和自己演对手戏的根本不是李旭,而是鬼屋里的演员。

    意识到这一点后,又有一个问题浮现在他的脑中——那李旭跑哪了?

    他想起之前李旭打给自己的电话,在电话里,李旭的声音和平时完全不同,似乎是真的遇到了大麻烦。

    “李旭在鬼屋工作了那么久,是业内资深道具师,能让他感到异常,说明这鬼屋可能真的闹鬼了!”

    冷汗止不住的往下流,黄狐在来之前搜索过很多关于恐怖屋的怪谈传说,此时那些怪谈全部挤在他的脑海当中,无尽的恐惧将他吞没。

    “我该走的!”

    后悔已经晚了,那四道身影开始加速,他们晃动着变形的身体,五官慢慢扭曲,露出狰狞的鬼脸,嘶吼着冲向黄狐!

    它们不是人!这地方真的闹鬼了!

    黄狐张大了嘴巴,可就是说不出话,恐惧从双眸中溢出,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

    “大狐,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从刚才开始你就一个人自言自语,这跟咱们之前说好的可不一样啊!”距离黄狐几米远的房门在这紧要时刻被推开,李旭按照黄狐的要求,给自己涂了个鬼脸,从中走出。

    听到李旭的声音,黄狐被恐惧冻结的心脏仿佛赢来了一束光,大脑重新开始支配身体。

    他向后转身,看着李旭,吸了口气正要大喊,手机突然疯狂震动了起来。

    下意识的低头看去,黄狐看到来电显示上写着两个字——李旭。

    电话是李旭打来的?

    那眼前的李旭是谁?

    手指轻碰屏幕,黄狐用刚刚恢复过来的一点力气,将手机举到耳边。

    “大狐?金元和冷男全都联系不上了!我现在躲在出口这里,你快点出来!这鬼屋真的有问题!”

    李旭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带着焦急和不安:“我没有开玩笑!马上出来!快!”

    “我知道你没有开玩笑……”黄狐呆滞的举着手机,双眼看着不远处正在朝自己走来的李旭:“问题是……我现在遇到了两个你啊!”

    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感觉顺着毛孔钻进身体,这已经超出了黄狐的极限,他尖叫一声,歇斯底里一般朝着面前的李旭冲去。

    身后有四个,面前有一个,生物的本能让黄狐做出了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

    “你疯了吗?我是李……”话没说完,彻底崩溃的黄狐已经冲到李旭身前,他抓起背包重重砸向李旭。

    刚才李旭一直在忙着化妆,他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黄狐一背包抡在了脸上。

    “我是李旭啊!槽!刚化好妆!”

    李旭伸手去抓黄狐,黄狐看着他又是一声尖叫,就仿佛是遇到了恶鬼缠身一样,背包和正在直播的手机全都不要了,朝着通道尽头玩命狂奔。

    “黄狐!”李旭捂着被砸的鼻子,音调都变得了,他有些担心黄狐,赶紧追了过去。

    两名游客,一前一后,一追一逃,眨眼间就从地下三层消失。

    四名穿着病号服的员工慢慢停下脚步,他们相互看了一眼,都觉得那两个人是不想带自己玩一样。

    满是眼白的双眸轻轻翻动,站在中间的“病人”黑发飘起,心底的愤怒再也压制不住。

    他刚出现的时候,那游客朝他比了个三,等他好不容易凑够三个员工过来时,那游客又比划了一个四。

    终于凑够了四位员工,满足了对方极为无理的要求后,现在对方又独自离开,这摆明了是在戏耍自己!

    有点过分,不!是非常过分!

    惨白的脸上浮现出恐怖的疤痕,四名愤怒的员工不再掩饰,全都露出了真容。

    他们嘴角彻底裂开,发出奇怪的声响,紧接着整栋建筑仿佛被唤醒,半开的病室门后,又有几条深灰色的手臂伸出。

    ……

    锁链碰撞墙壁,发出瘆人的声响,一道被光线拉长的影子,映照在荔湾私立医院的大门上。

    “分散行动?”身穿碎颅医生制服,陈歌单手拖着碎颅锤,停在医院门前。

    他低头看了着手机上童童发送来的信息——有人在医院地下三层直播!

    “拍照我忍了,录像我也忍了,现在居然都开始直播了?是不是我给他们的自由过了火?让他们忘了这是谁的地盘了?”

    陈歌这个人脾气很好,他很少生气,除非是忍不住了。

    碎颅锤上的倒刺在水泥地面上划动,陈歌戴着人皮面具进入医院地下三层。

    “跑哪去了?”

    走廊上黑漆漆的,一个人都没有,只是温度异常的低。

    拿出自己手机,陈歌正要联系手机鬼童童,他突然看见四号病房外面扔着一个黑色背包和一个手机。

    “黑色的背包?好像是一个游客背进来的,我记得他跟那个变态暴露狂是一起的。”陈歌没有直接靠近:“背包和手机在这里,人却不见了,显然是受到了惊吓。我在员工守则上写过,凡是看到在鬼屋里使用手机拍照、录像的游客,员工不必再留手,这个背包的主人会不会就是那个隐藏的主播?那旁边的手机,会不会正在直播?”

    经历了那么多次试炼任务,陈歌的洞察力远超常人,他站在远处,将身上的碎颅医生套装脱下,然后才走到黑色背包旁边。

    “怎么这么不小心?东西都忘记拿了?幸好我们这里全部有监控覆盖,游客的安全能得到百分百的保障。”陈歌说完后,这才看向旁边的手机:“谁的手机?”

    他将手机拿起,屏幕上弹幕已经多到了卡屏的地步,随着黄狐消失,他直播间的热度不仅没有减少,反而一路飙升,距离登顶只差一步。

    “直播?”陈歌自己也开过直播,之前去第三病栋时,还跟人专门学过一些技巧:“大家好,我是九江西郊新世纪乐园恐怖屋的老板陈歌,谁能告诉我,这里刚才发生过什么事情?”

    每次在公开场合介绍自己鬼屋时,陈歌都恨不得把自己鬼屋在哪条街道、乐园哪个区域都给说清楚。

    弹幕很卡,连续刷新了几次后,陈歌差不多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负责这次鬼屋直播的主播叫做黄狐,外号大狐哥,自称是出马仙后人,结果他在直播的过程中疑似遇到了真鬼,然后被吓的手机也不要了,一个人逃走了。

    当看到很多弹幕都在刷鬼屋真的闹鬼时,陈歌其实有一些心虚,不过他紧接着又看到了直播间的热度值,双眼瞬间变得明亮,仿佛发现了宝藏一样。

    “其实你们都被那个黄狐给骗了,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我猜刚才那一切都是他自己设计好的。”陈歌这么一说,很多黄狐的粉丝开始不满。

    他也不生气,拿起旁边黄狐的背包,很快发现了问题:“刚才有人说黄狐脖子上有块祖传的玉佩,遇到阴魂会自己裂开,来我这鬼屋玉佩足足裂开了九道,但是你们往这里看……”

    陈歌伸手从背包里抓出了一把玉佩,上面裂开几道缝隙的都有:“都是最劣质的玉,这一把也不值几个钱。”

    当着众多水友的面,公开“处刑”,陈歌就是这么光明磊落。

    他将玉坠放回背包,又打开了另一个口袋,里面是一摞摞红底黑字的符箓,旁边写着批发价的标签还没剪掉:“这就是他用一张少一张的祖传符箓?进价五毛?你们再看看他淘宝店上卖的是多少钱?”

    事实胜于雄辩,陈歌将黄狐的东西放好,又对着手机说道:“鬼屋里怎么可能有真鬼?一切都是黄狐自导自演的,如果大家想要看真正的探灵视频,你们可以去关注一下我的账号。”

    开门见山,陈歌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的账号名字是西郊恐怖屋,头像就是我鬼屋的大门,以前我也直播过一段时间,后来比较忙就给忘记了。等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带大家去体验真正的探灵,找寻那些存在于都市阴影里的怪谈!”

    陈歌拿出自己手机,登陆上了好久没有上过的短视频平台账号,肆无忌惮的在黄狐的直播间里为自己打广告。

    就在他说出那些话以后,他账号显示的关注人数开始爆炸般飙升,直播间里更是有一些粉丝认出了陈歌。

    “感觉这一轮下来,关注肯定能破二十五万。”对方重金砸渠道给黄狐引流,平台提前几天为黄狐造势,这样的机会,陈歌怎么可能浪费?

    他宣传完自己的个人账号后,又开始宣传自己的鬼屋,但可能是因为陈歌所在的平台和黄狐所在的直播平台不同,这种公然给敌台打广告的行为,让官方有些恼火,所以没过多久黄狐的直播间就被暂时封掉了。

    看着漆黑的屏幕,陈歌心里还有些空荡荡的:“机会果然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早知道我语速就该更快一些。”

    关掉黄狐的手机,陈歌看着自己账户后台还在疯狂增加的关注和粉丝数,露出了笑容:“这哥们还真是送了我一份大礼,等会我要好好感谢一下他。”

    收起背包和手机,陈歌重新穿上碎颅医生套装,戴好人皮面具,提起了沉重的碎颅锤。

    为了感谢黄狐,陈歌决定亲自出马,去传递那一份谢意。
    还在找"我有一座恐怖屋"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